第4章 第 4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4章 第 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章 第 4 章

  林焰一脚刚要迈进去,堪堪停祝

  这声音……

  他透过竹制隔断一指宽的缝隙,隐约打量这个女孩。

  与他一样的蓝色制服,头发利落束在发网里,坐得笔直,脖颈太细,领口余出一圈。顶头的灯光太过柔和,将耳郭上的绒毛细细装饰,像山间的蒲公英。

  他认出她了,也认出她不是在开玩笑。

  “你听我说倾清。”田嫂急着反驳。

  “我认识他,他是我们队的林焰,人气很高,很多姑娘喜欢,他带过我实习,性格很好,也很负责。”余倾清的目光冷而轻地留在照片上一瞬,“他应该找个很好的姑娘,有很安稳的家庭,不是我这样的。”

  “田嫂,你应该很清楚,我家什么样子,脑子正常点的都不会傻到来插一脚。”

  其实余倾清和田嫂也是拐着弯的亲戚,一坐下来就认出了对方,只能说,温陵太小了。

  确实太小了……居然有一天和他成了相亲对象。

  田嫂被她一番话说歪了,费劲给正回来:“不是我说,倾清,你有什么配不上的?你不漂亮?身材不够?这份工作不体面?你家怎么了?你娘家有爸妈还有个弟弟,谁敢欺负你?他呢?哪有你想的那么好。”

  田嫂一一数着:“一个孤儿,父母还是那样走的,谁知道屁股擦干净没有?以前是风光,现在穷得叮当响,还带着个拖油瓶老太婆,你觉得他好?他的条件要是真那么好也不会拖到这个年纪!也就是一张脸唬唬小姑娘罢了。你们单位都是人精,你看看从上到下,哪个和他真谈了?他以后拖累大着呢1

  田嫂说完一愣。

  糟了,她是来说媒的,倒把男方的底倒了个干净。

  话都到这儿了,田嫂干脆改了主意:“本来是想撮合你俩,大家年纪都差不多,谁也别嫌谁,现在也别了,都是自家人,嫂子不能害你,你等着,我手里大把的青年才俊,这个林焰……”

  “田嫂。”余倾清打断了她的唠叨。

  田嫂以为余倾清被说动了。

  可却被对面女孩的目光盯得发冷。

  余倾清说:“你是看我长大的,我没礼貌一回,以后在我面前,你不要说他不好,我也不会再见别人,你手里的那些‘青年才刊恕我直言,不够给他提鞋。”

  说完站起来,想了想,把林焰的照片拿走了。

  她转身的那一刹那,隔断后面的男人闪进了一盆绿植后面,那样的体格,其实是遮不住的,好在余倾清没太注意,走出了咖啡店。

  鼻尖散了那股浓郁的咖啡味,反倒觉得外面的汽车尾气比较亲切。

  轰隆隆,倾盆大雨兜头洒下。

  余倾清撑起伞,跨进了雨里。

  林焰默默跟在后面。

  短短一百米,余倾清走得非常慢,像是中午没吃饱,所以他也走得非常慢,印象里,这几年,没有这么悠闲地散步过。

  雨点大而急,一瞬就将身上的制服打得湿透。

  他抬手掼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眼腕上的表,显示心率一百四。

  林焰很淡地笑了一下。

  说不清为什么刚才要躲。

  说不清为什么现在又跟在人家小姑娘后头。

  唯独知道为什么心脏狂跳到要蹦出来,每一下都重重撞击着胸腔,微痛,却很畅快。

  因为他的这位老朋友,这么多年,还是那样坚定地为他挡去一些东西,没有变。

  雨来得及,歇的也急,渐小的雨幕中透出金色的阳光,一抬头,天边挂出一道彩虹,细细看,竟是双彩虹,

  前方三米外的女孩停下脚步,仰头注视。

  林焰保持着这样的距离,看见她一直护在身前的手缓缓垂下,手心攥着一筒卷起的照片。

  雨彻底停了。

  似乎打破了什么梦境。

  水汽蒸腾,十分湿热,刚才在雨中漫步的女孩收起伞,兔子似的一串小跑,跑进了警队大门。

  林焰翻出手机看看还能不能用,对着双彩虹咔擦一张,发了个朋友圈。

  不少人评论——

  邱明:【你他妈还拍,赶紧给我回来?

  唐媛媛:【哇!快许愿?

  郭浩:【处理好了?】

  林焰水人似的站在邱明办公室里,把这个一进宫的铁汉整得心酸。他还没开口安慰,林焰先问:“明哥,结婚好吗?”

  “好埃”

  “那你为什么要离婚?”

  一下把邱明问哑了。

  是啊,为什么要离婚?这太难说清楚了。

  “你还准备再婚吗?”林焰继续问。

  把邱明那点刚生出来的心酸怜悯给问没了。

  他是不准备二进宫的,打死都不愿意。

  “你跟我不一样。”邱明说,“你看起来就是那种结了婚这辈子都不会离的人。”

  他觉得林焰是那种在婚姻里能做的很好,能一直过到金婚银婚的稀有品种。

  林焰听了,莞尔一笑。

  “上次相亲的事,跟你道个歉,我刚知道。”邱明脸上露出点不好意思。

  “没事,挺好的。”林焰不在意,“不过哥,算了吧。”

  这话林焰以前也总说,但邱明没一次肯听,这回,他妥协了。

  “成,以后你自己掌握。”

  林焰得到大赦,那就得有人补上,郭浩眼巴巴看着小a被邱明宣进去做思想工作,十分委屈:“为什么不是我??你这几天总看电话簿到底在看什么??”

  林焰的拇指在屏幕上无意识地划着,回答第一个问题:“你有皇冠要继承,老邱没胆子给你保媒。”

  郭浩无语:“放屁,劳资工作后就没拿过家里一分钱!月底跟你们一样的月光王子1

  聊着呢,唐媛媛探头喊:“郭师哥1

  办公室里有人揶揄:“哟汤圆,又来找你郭啊?”

  “去去去,汤圆来这里。”郭浩让出位置,问,“有事?”

  “是这样,明天我生日,想邀请你和林焰。”唐媛媛笑眯眯地说。

  郭浩一秒没犹豫:“好埃”

  问林焰:“你呢?”

  林焰划拉电话簿的手一顿,问:“还有谁?”

  “你都认识的,我们楼上那帮人。”

  “余倾清去吗?”林焰关了手机,问的很干脆。

  “……”唐媛媛一愣,“去啊,你找她啊?”

  “恩,有点事。”

  郭浩没反应过来:“你跟警花能有什么……”

  桌下被女生的小皮鞋狠狠踩一脚。

  “那到时候你俩一块坐吧。”唐媛媛飞快安排起来。

  等她走了,郭浩继续问:“你找倾清到底啥事?”

  林焰问:“你跟唐媛媛真成了?”

  “啥??”

  “没看出来?你平时没这么笨。”林焰看看时间,准备出去了。

  郭浩哎了声,脸上没了玩笑:“误会了,拿她当小妹妹。”

  唐媛媛生日那天是工作日,吃饭安排在晚上,就在单位附近定了个大包厢,有点什么情况五分钟就能赶到。

  桌上没酒,全是可乐,他们这帮人一年到头连大年三十都很少沾酒。

  郭浩和林焰那边有点事得晚点到,寿星公凑在余倾清耳边说小八卦:“你知道上回林焰跟谁相亲吗?”

  余倾清摇摇头。

  “本地人,家里五套房,不过小时候生病,落下点残疾。”唐媛媛说的这是机密,全警队没几个人知道。

  余倾清叮嘱:“不许再跟别人说。”

  “我知道,你嘴巴蚌壳似的我才跟你说的。好像是他们邱队被糊弄了,压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情况才让林焰去的,幸好没成,一朵鲜花插在……”

  余倾清两只手指用力一夹,把唐媛媛的嘴夹住,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呜呜呜喊疼。余倾清松开手,唐媛媛知道说错话了,安静了一会儿,可还是耐不住要分享的玉望,凑过来撒娇:“你别生气,今天我最大,你不许生气。”

  “你发誓这件事的打死都不跟第二个人说我就不生气。”

  “你是生气我说那个姑娘还是担心林焰的名声啊?”唐媛媛觉得不对劲。

  “都有。”

  “我发誓我发誓。”唐媛媛竖起三根手指,然后接着说,“那个介绍人被邱队骂的狗血淋头,好像还是亲戚呢,以后亲戚都不做了,邱队现在对林焰特愧疚,跟儿子似的宠着他。”

  余倾清问:“还有呢?”

  “没了。”唐媛媛反问,“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我就随口问问。”她垂下眼。

  那天回去她把情况告诉了瞿队。

  唐媛媛挑剔他可以,因为唐媛媛有资格做选择,但她不允许毫不相干的人评价他,贬低他。

  警队的人都护犊子,瞿队气坏了,和邱队碰了个面,把想撮合他们这件事瞒的除了当事人再没有第三者知道……

  其实当事人之一也不知道。

  余倾清很庆幸。

  “哦对了。”唐媛媛想起来,“林焰找你,你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余倾清一怔,抬眼就看见门口两个一般高的男人走进来,林焰脱了制服身上一件很简单的白t恤,看起来刚洗过澡,发梢还有些湿,唐媛媛拉他过来坐下时,她闻见了潮湿的水汽和薄荷沐浴露的味道。

  他本就是如夏日的阳光,无限灿烂的人,洗过澡后那股朝气愈加蓬勃,叫一旁的女孩默默感到压力。

  林焰的手轻轻搭在距离余倾清一拳的桌上,笑着把红包打到唐媛媛微信上,说:“生日快乐。”

  唐媛媛的手机响了两声,划开来看,两个红包,她把林焰的那个收了,抬头埋怨郭浩:“哇你好敷衍。”

  郭浩四两拨千斤:“你想要啥?花?女朋友才送花,同事我都给红包的,个人作风非常正,非常靠谱,赶紧收了。”

  唐媛媛当没听出来,把人拉走了。

  这一隅是她特地安排的,很安静,很适合说话。

  “很早到的?”林焰主动问身边的姑娘,刚才还没进门就看见她了,今天把头发散在肩上,原来那么长,及腰,厚厚一把,发丝很细。

  余倾清也穿白色t恤,和林焰坐在一起十分情侣装,她嗯了声,觉得太单薄了,又多加了句:“师兄好。”

  林焰被这俩字逗笑了,无奈地拨了拨头发:“余倾清,你真不记得我了?”

  余倾清抬头看着他爽朗的笑,手指一下一下点着桌布:“不好意思没先打招呼,怕你忘记我了。”

  “怎么会。”林焰顺着她的动作,看她手腕上戴了个黑色发圈,什么妆点都没有的素圈。

  “好久不见。”记得她小时候是很短很短的头发,像个假小子。

  余倾清:“好久不见,林焰。”

  算起来,他们关系真不止这样。小时候父母一个单位,两家住挺近,中间隔条道,往前望望都能知道人家中午吃什么。划片又一直同校,从小学到高中。林焰一直知道有余倾清这么个人,了解他们家的基本情况,不过跟她没有余天佑那么熟。

  “怎么调回来了?家里有事?”他自认还是能说说这样的话题的。

  “没,就是想回来。”

  余倾清不擅长聊天,很容易聊死。

  话题就这么断了。

  这一隅又安静下来。

  林焰两手压在脑后,一个往后倾的姿势,与余倾清比起来很放松,不觉得这份安静压抑,默默看着不远处笑闹成一堆的同事们,良久出声:“那天谢谢你。”

  余倾清并没有领会。

  他转头看向她,学了一句:“不许在我面前说他不好。”

  余倾清手指一僵:“你听见了?”

  “恩。”林焰点点头。

  余倾清扭头去看林焰的神情,他看起来并不是来算账的。

  “不好意思,是我冒昧了。”女孩微微蹙着眉,脸上的神情渐冷,想了一下,很正式地解释道,“希望你不会怪我多事,我们是同学,现在是同事,不可能让别人这么说你。”

  林焰笑了一下,显然没放在心上。

  “何况你根本没那么差,实话。”

  他认真看了余倾清一下,说:“那我也道个歉,那天冒昧了,不该听墙角。”

  余倾清摆摆手,认为根本不需要道歉。

  她想出去透透气。

  然后听见男生低低道:“那天就想联系你,发现我俩没加联系方式,你要是方便,加个微信好不好?”

  他修长的手指划开手机。

  她其实已经站起来了,扫过那支亮着的手机。

  下意识地,话已出口:“我想起来有个电话要打。”

  她转身太快了,发丝甩到林焰小臂上,稍纵即逝。人走到唐媛媛附近被她拉住,林焰看见她举了举手机解释。

  郭浩可算逮着机会,鱼似的从唐媛媛身边溜走。

  “说什么悄悄话呢?”

  林焰还没说话,被另外一个顶楼的同事拍拍肩膀嘲笑:“卧槽林焰你也有今天1

  确实,头一遭,姑娘能晾着林焰的微信不要,够新鲜的。

  林焰挡开同事的手,把屏幕熄灭。

  余倾清回来以后和别人换了位置,坐在张姐身边。

  郭浩没让唐媛媛粘着,和林焰挤一块。

  这一晚,余倾清再没跟林焰说过一句话,两人坐对角,林焰看了她好几次,她吃饭很认真,一次都没看过来。

  饭后大家要去唱歌,林焰跟唐媛媛打声招呼:“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一起去啊1

  “不了。”

  郭浩问:“倾清你去吗?”

  “去。”余倾清看了眼林浩的背影,夜色很黑,他的白t恤格外明显。

  唐媛媛嘟囔:“人多才热闹啊,郭师哥,林焰一向这么不合群吗?”

  “知足吧你,他一般只参加老爷们的聚会,很少给人过生日。”郭浩拍了她脑袋一下,想起什么,“哎倾清,我们加下微信吧1

  “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