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 5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5章 第 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第 5 章

  郭浩这小子加到冰山美人微信的事第二天全办公室都知道了。

  小a很羡慕:“哥,郭哥!让我看一下仙女朋友圈吧1

  郭浩:“叫爸爸。”

  小a:“郭爸!!1

  郭浩真没料到他能这么没底线,一口水喷出来,就这么多了个便宜儿子,只好先问余倾清一声:【我同事们想看看仙女朋友圈,可以吗?】

  其实他也没特地翻过。

  【随便。】余倾清回的很快。

  于是一个办公室里除了出去的那一拨,剩下三五个全都凑了过来,郭浩回头喊:“林焰!你不看啊?”

  林焰摇摇头,可郭浩却不放过他,边笑边往这边走:“哎呀端什么架子,来来来。”

  于是林焰看到了余倾清朋友圈的封面,是那天的双彩虹。

  她的微信名字就叫余倾清。

  朋友圈是空的。

  得,白喊一声爸,小a气得扑上来咬人,郭浩捧着手机躲:“林焰救我1

  林焰笑着闪开,不理这帮人,张姐打电话让他上去一趟。

  小不点抱着瓶奶茶等在电梯门口,他一出来就踮着脚把奶茶举起来:“阿焰叔叔喝1

  林焰弯腰一提,将孩子抱起来往里走,跟孩子说话的声音很轻,尾音带着和煦的笑:“叔叔不喝,你留着自己喝。”

  小不点很开心,叔叔抱着她她的脑袋能顶到门框,爸爸抱她就不能。

  “爸爸没有阿焰叔叔高。”

  她把话这么说出来,张姐无奈:“你爸爸听到又要伤心好久。”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轻轻笑起来,林焰一望,看见余倾清坐在会议室的长桌前,朝小不点招手:“快过来,这题错了。”

  小不点吐吐舌头,赖在叔叔怀里:“叔叔抱我过去。”

  林焰抬脚往会议室走,到了近前看看,加法的数学题,这道题甚至是一模一样的数字一周前他也教过小不点。

  余倾清这回主动对林焰点了个头。

  手边一杯饮料,林焰视力好,看见标签上写的是不加糖杨枝甘露。

  他把小不点放下来,也点了个头,然后出去了。

  张姐让他把该签的字签了。

  林焰签字的时候弯着腰,皮带紧紧箍着窄窄的腰身,整个后背的制服绷紧,显出个倒三角形。

  楼上的女生有个小群,有人发了一句:【林焰的腰,杀人的刀![口水][口水][口水]】

  唐媛媛和张姐对视一笑。

  张姐问林焰:“这期培训你们怎么安排的?这周谁去?”

  林焰说:“我,周三。”

  系统里每年一次训练考核,训练内容从徒手抓捕到枪械跑步,一个班三十几号人,不论警种一起培训,也算是交流交流业务能力和工作心得。

  张姐想起什么,说你等等。

  林焰刚才出来的时候顺手带上了会议室的门,张姐推开门问正好在看聊天记录的人:“倾清,我记得你也是周三去基地培训吧?”

  余倾清:“恩。”

  张姐:“知道基地怎么走么?”

  余倾清:“我到时候问问。”

  张姐:“那边没有公交车。”

  余倾清想了想:“那我打个车……”

  张姐:“费那事1

  转头问林焰:“周三你早晨来点名吧?”

  林焰:“要的。”

  张姐:“那顺带捎上我们倾清吧?”

  林焰朝会议室看了一眼。

  余倾清张了张口:“还是……”

  张姐:“你自己去没人带怎么行,那边那么多人,还是跟林焰一块我放心点。”

  林焰:“行。”

  他看着余倾清,问了声:“行不行?”

  唐媛媛一直听着呢:“我替她答了!行!她就是脸皮薄不好意思麻烦你1

  林焰还是那样看着她。

  余倾清从桌边站了起来:“麻烦你了。”

  小不点懵懂地问清清阿姨:“你和阿焰叔叔去哪?约会吗?”

  林焰逗她:“去打架。”

  小孩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不去约会?我妈妈说你再不娶老婆就糟糕了。”

  林焰无奈去看张姐:“有空多教她数学吧姐……”

  周三那天一早,林焰过来单位打卡。

  邱明叮嘱他:“一会儿把新车开过去,让那帮小子见识见识。”

  最近警队花大价钱买了一批装备,正愁没机会炫耀。

  林焰听了,点个头,报备一句:“余倾清和我一块走。”

  邱明一听,探究地瞅了瞅林焰,不动声色嗯了声,又不放心:“你载着姑娘开慢点。”

  就感觉真养了个儿子,怕他把姑娘磕着颠着了,下回没这么好的事了。

  林焰在传达室等余倾清,传达室连着到楼顶的电梯,指挥中心那帮人上下班都从这里走。他以为自己来的够早了,没想到余倾清下来的时候也根本没到上班时间。

  两人没联系方式,都想早到一点等对方。

  “早。”林焰说。

  “早。”余倾清又说了一遍,“麻烦你了。”

  “不用那么客气。”林焰跨上了门口的摩托车,白蓝相间,造型像一头猛狮,十分威武,看上去就不好惹。他将双肩包改背到胸前,递过去一个头盔。

  头盔略大,余倾清坐在车后座调整了好一会儿,听见林焰的声音闷在头盔里:“找了半天,没找到小的,你箍紧点,下次我……”

  “下次不麻烦你了,我跟天佑说好了他送我去。”余倾清顿了顿,问他,“我弟弟,你还记得吗?”

  林焰手指勾了一下背包上的篮球挂饰,嗯了声:“记得。”

  车后座比较高,马力又大,一开起来坐在后面的人就会不自觉往前倾,余倾清头一回坐,手往后面想抓住点什么,可一丝下手的地方都没有,林焰背后有眼睛似的,开口道:“你攀着我肩吧,安全第一,我开不快。”

  然后,就感觉一双手很轻地搭在了他肩上。

  感觉到因为余倾清这个向前倾的姿势,背后穿过的风没了踪影。

  温陵正是最好的季节,过午闷热清晨却凉爽,风将两人的制服鼓起,他们被保护在头盔里的双眼都静静地看着街道,看着这一路人和车渐渐稀少,林焰拐上一条岔路,有些坡度,车整个向后倒,余倾清的手上用了点力,真怕掉下去。

  林焰觉得这车好是好,就是不方便载人,特别是载姑娘。

  今天要是郭浩坐后边,直接就搂腰了。

  他明显感觉到余倾清下意识两腿夹紧了他。

  等上了这个坡,余倾清才发觉自己贴他太近了,想后撤又觉得刻意,只好将大腿的力道偷偷松开,正吁了口气,冷不丁林焰一个急刹,她整个人往前冲。

  路边有只小狗林焰是早看到的,可突然那只小狗专往车轮下冲,他立马刹死,与此同时,感觉到了余倾清的体温。

  她紧紧贴在他后背上,头盔和他的头盔砰地碰撞。

  余倾清唔了声,林焰扭回头:“没事吧?”

  她顺势往后坐,说没事。

  林焰俯下身,胳膊抻长,把小狗从前轮拽了出来。

  “喝多了?”他低语着,想动,却发现不是太方便。

  “我来。”余倾清一脚跨下来,抱住小狗往路边跑,将它安置好再倒回来。

  林焰看见她跟小狗嘀嘀咕咕说话,狗子汪汪两声。

  余倾清坐上车的时候无意说了句:“我跟它说过了,它不会再跑出来了。”

  说完一默。

  林焰似乎没觉得她这样幼稚,反而说:“以前来喂过它几块肉,记得我。”

  余倾清重新攀着他的肩膀:“难怪。”

  平常空旷的基地一到训练日就停满了车,全是警车,都跟邱明一个想法,家里的好东西可不得出来亮亮相么。

  林焰一进基地大门就开始夺人眼球,两个点,他的车和他车上的姑娘。

  “他们交警就是有钱!春风650tr-g1

  “好看是真挺好看的。”

  “哥们这车六万1

  “这么贵??”

  等余倾清摘了头盔——

  “交警大队什么时候有这么漂亮的姑娘?”

  “听武警的人提过,刚转来,本来以为他们吹牛,没想到真这么好看。”

  “怎么什么好事都落他们头上?”

  “你忘啦?人家以前可是归省里管,上面有人1

  林焰接过头盔看了看余倾清,她并不是个经不起议论的女孩,相反,她很淡定,甚至可以说是无视,眉眼间没有特别的情绪,向他道了声谢。

  也是,警队就是个男多女少的地方,她早该习惯了。

  “时间还早,我带你熟悉一下基地。”林焰说。

  余倾清点点头,跟着他把这里边边角角都摸清楚,然后在更衣室外分开,各自换训练服。

  她出来的时候看见别的单位也有两个女生来培训,三个人相互问了好,那两个女生更熟悉一些,小声聊起哪个牌子的运动内衣更减震。

  男女虽是混在一块训练,但集合的时候还是分开两块,林焰看向那边,余倾清没有加入话题,反而一个人望着远方的青山,头发束得很高,额上一根发带。

  教官将人数清点后开始跑步,跑步是女生的考核项目,必须达标,但同样,跑步也是大多数女生的痛。

  男生打头,女生跟在后面,余倾清跑女生第一个。

  林焰看见刚才聊天的女生之一在第二圈跌倒了,余倾清倒回去拉了她一把。等休息的时候,她们三人已经是能揽着胳膊的关系了,中午还一起吃的午饭。

  林焰发现她其实很能跟大家打成一片。

  林焰顶着自己这张脸在食堂阿姨那多得了两勺肉,刚坐下,高速有个兄弟过来拍肩膀:“林焰,有微信吗?帮哥们加一个。”

  说着指指余倾清。

  林焰说实话:“没加上。”

  高速的兄弟根本不信:“骗谁!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小气1

  他补偿给兄弟两块肉:“真没有。”

  下午上山打靶,之前那两个女生一改跑步的软脚,趴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瞄靶,环环高分。引得男生们呱唧呱唧鼓掌。

  余倾清分到另外一组,她腿长,一身黑地趴在绿草地上,显出细瘦身条,烈阳当头,一丝风都没有,汗从鬓角滚落,细碎的发丝粘在颈后,一只小虫从肩膀爬到她耳郭上,她像是没感觉到,下一秒,只听子弹嗖地划破空气——

  10环。

  “好1男生们大声叫好。

  她仍旧不动,继续射击。

  那只小虫顺着爬进了耳洞里。

  最后一次扣动扳机,砰。

  98环。

  只见余倾清像炸了一样,立刻跳起来,歪着脑袋用手扑了扑,另外两个女生垫脚帮她看,确定虫子飞走了。她的脸红彤彤的,不好意思笑了一下,转眼打量四周,正巧和林焰的目光撞在一起。

  刑警的兄弟小声问:“林焰,你真没余倾清微信啊?我早晨还看你们一起来埃”

  林焰摇了摇头。

  之后几把因为有人失误,所以余倾清的总成绩排在了今天打靶的第三。她前面是林焰。

  训练结束后大家去洗澡,男生洗澡五分钟结束战斗,林焰甩掉一脑袋水的时候突然想到余倾清的那把头发,不知道得洗多久。

  他出来等在浴室外,微信里扫了一眼消息,全是让他晚上把余倾清约出来吃夜宵的。

  他照实说:【约不出来。】

  然后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今天打靶的靶纸。

  刚发完,就听见几个女生说话的声音:“倾清,我一会儿把运动内衣链接发你哦1

  “你刚刚没看到?我平胸,正反面没区别。”

  两个女生咯咯笑,林焰躲都来不及躲。

  全听见了。

  余倾清一回头,看见林焰挠了挠湿乎乎的头发,咳了一声。

  她身后,两个新朋友你一爪子我一爪子地推她向前,她跟着咳了一声。

  “走吧。”林焰抬脚先出去了,然后一溜小跑去开车。

  其中一个女生问:“倾清,你跟林焰一起走啊?好羡慕,你不知道他和那个郭浩在我们单位有多少迷妹。”

  “我第一次来,他带我一下,你们别这种眼神,下周见。”

  “下周见倾清!1

  林焰跨在车上扭头看三个女生,他们挥手道别,余倾清背着双肩包朝他走来,长发散在肩头,滴着水。

  他将头盔递给她:“下次吹干再出来,我不赶时间。”

  说完,想起没下次了。

  抿着唇,轰了下油门。

  “我不爱吹头发。”余倾清踩上车,手规规矩矩搭在他肩膀稍微靠后的位置,腕骨能碰到男生坚硬的肩胛骨,掌心是林焰身上那件t恤的触感,纯棉的,很柔软。

  这很奇怪,坚硬上包覆着柔软。

  还透着他的体温。

  “你住哪?”

  “你送我去单位吧,我拿个东西。”

  “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