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 8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8章 第 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第 8 章

  “林焰。”邱明剔着牙交代,“你安排把人送回去。”

  林焰问唐媛媛:“一会儿你送女生?”

  一直就是这么做的唐媛媛突然摇了摇头:“我车刚才被别人借走了。”

  “郭浩。”林焰说,“那你送汤圆。”

  郭浩哦了声:“你送倾清啊?”

  林焰看了她一下,她点点头:“麻烦你了。”

  郭浩笑着:“倾清你要是烦他我送也可以1

  林焰:“汤圆,早点走吧。”

  唐媛媛哎了声,把郭浩拉走了。

  街边就剩两人。

  “在这等我。”林焰的摩托车停在后面小区里。

  “我跟你一块过去吧。”余倾清跟上他。

  老小区的过道没有灯,隐约能看见林焰的摩托很威风的停在月光下。那是他自己的车,几年前买的二手哈雷。

  “林焰。”余倾清突然喊住他,塞了什么东西在他手里。

  女孩的手指在黑夜里碰到男人的手心,很快移开。

  林焰手里多了一个薄薄的笔记本。

  “你的照片。”余倾清说,“一直忘记还给你。”

  他开了手机的手电筒,把手举高,那是单位发的最普通的笔记本,中间小心夹着他的证件照,很平整,他看自己的照片觉得有点怪,也觉得不需要这么慎重保管,想卷起来,随意擦在裤兜后面。

  可她拦住了,说你要是没地方放就放我包里,别弄皱了。

  于是他还给她,看她装进包里。

  “你那天……”余倾清说,“我听说那个女孩身体不太好?”

  “恩。”林焰把钥匙擦进去转了一下,头盔递给余倾清。

  那个粉色头盔。

  “她坐着,我其实看不太出来她哪里不好。我一进去她就先道歉了,说是拗不过父母才来的。挺好的女孩,其他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我不看那些。”林焰带上头盔。

  余倾清点点头。

  “我说不打算成家,她看起来也松了口气。”林焰笑起来,“她有喜欢的人了。”

  余倾清看着脸被帽子遮住大半,唯独一双眼清楚地露出来,正因为其他五官都看不见,所以他的眼睛格外有神,她跟着将头盔套在脑袋上,低低问了声:“那你有喜欢的人吗?或者想找个什么样的?”

  “没有。没想那么多。”

  余倾清上车的时候晃了一下,他手伸到后面护着,碰到她膝盖,感觉她坐稳了才松开,想起什么,蓦地一哂:“你知道吗?我这车第一次载女孩。”

  余倾清:“……”

  林焰以为她不会说话了,却等车经过这条路最暗的地方时,听见她诚挚道:“荣幸之至。”

  这天林焰终于知道余倾清住哪了。

  玫瑰路前面一条街的小区,单身公寓。

  他等在楼下,想看她家亮了灯再走,可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有点担心,从车上下来,仰起头,电话打给她。

  意外听见了楼道里的铃声,下一秒声音没了,电话通了。

  “余倾清。”他一愣,笑了,“你怎么不回家?”

  电话里,可以听到很细微的女生被吓到喘气的动静。

  “我,我鞋带松了。”余倾清找借口。

  她只是想……看他先走再回家。

  这是她习惯的方式。

  “我以为你被人劫持了。”

  “怎么会,我打架那么厉害。”

  林焰眯了眯眼,看不清,问:“你在几层?招招手。”

  余倾清其实不愿意,飞快地说:“我已经到家门口了。”

  “我等你开灯再走。”林焰听见了电话里余倾清开门的声音。

  然后,3楼的灯亮了。

  一盏温黄小灯。

  “早点睡。”

  “明天见,林焰。”

  “好。”

  等林焰走了余倾清才想起来,照片还是没还给他。

  她给他发微信:【照片……】

  林焰半个小时后回的:【算了,你帮我处理了吧,以后也用不到了。】

  余倾清默了默,问他:【这么久才到家?】

  【没,陪我奶奶聊了一下。】

  余倾清抱着枕头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盯着那个q版小警察。

  林焰给手机充上电,还没来得及把外出的衣服换下来,就站在床边,想了想,敲下一句话,发送。

  他与奶奶住上下楼,一人一套,老房子,面积不太大,但他卧室的窗外风景很好,有一颗新栽的榕树,每天晚上,月亮刚好挂在枝头。

  发完人没动,手指点开她的朋友圈,看着封面上的双彩虹。

  【你还记得我奶奶吗?】

  余倾清摩挲着手机,一会儿后敲字:【记得。】

  女孩洗过澡,穿着无袖的旧睡衣,小腿翘起来,脚腕纤细,脚趾头干净圆润。

  林焰这边的对话框里,正在输入亮了很久,一段话弹出来:【以前我们去你家排练,你奶奶塞了好多巧克力给我,我舍不得吃都给天佑了。】

  这应该是这姑娘说过最长的一段话了。

  林焰看了两遍。

  笑着:【一颗没留?】

  他其实不记得这件事了。

  正在输入亮起又消失,再亮起,不知道这次她要打多长一段话。

  可最终跳出来的只有几个字:【留了一颗。】

  剩下的话她全删了。

  那颗巧克力她舍不得吃,宝贝地藏在口袋里,捂化了,坏了,伤心了好久。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吃过巧克力。就是这么一个人,越喜欢的东西越不去碰,怕心里美好的记忆会变味。

  微风吹得枝头沙沙作响,树梢尖尖上挂着一轮毛月亮,林焰本来要睡了,却重新坐起来,下单了一盒巧克力。

  一夜过去,天亮了,这个城市重新喧嚣起来。

  很多年前余倾清曾以为警队是个凭实力说话的地方,要强,非常强,你必须要有拿得出手的射击成绩和完美体能,如果你只会写报告敲电脑不如去应聘文职,所以她在训练场上将自己狠狠锤炼。

  可后来参加工作,她发现自己幼稚了。

  公安系统里不论哪个警种,基本情况就是:最稀罕会耍笔杆子的人!

  哪个部门要是有这么一个宝贝,领导夜里能笑醒。

  按照邱明的话说:“干活谁不会啊?劳资多的就是力气,劳资手底下的小男孩全是胸大无脑撸铁强人好吗!但有什么用!肌肉会自动生成报告吗??”

  后来林焰到了他手里。

  一笔正楷那叫一个漂亮。

  邱队心偏得没边了。

  同事们也服气,有文化会写材料的男人最牛逼好嘛!!!林焰就是最牛逼的!

  平时不显,一到年底,林焰桌上的运动饮料就压根没断过,全是贿赂他给顺顺材料的。他是个搞外勤的,平时桌上光秃秃笔都不见一支,到了年底,桌上一垒垒的文件夹,看起来真像哪个领导的首席秘书。

  邱明手里的这根独苗苗可把瞿队羡慕坏了,他们监控中心要写的报告更多,别看张姐业务能力一流,可每次到这时候就躲着领导走。

  但今年不一样,今年他们有了余倾清!

  余倾清训练的成绩瞿队已经听基地教官夸过了,脸上有光,嘴上谦虚:“还可以吧,还有进步空间。”

  等瞿队看过余倾清写的材料后,再也不谦虚了,恨不得跟谁都提:“我们小余!报告写的太好了!1

  然后两个队长在食堂碰头了,感慨:“孩子太争气了。”

  吃完正巧碰到“俩孩子”也来吃饭,瞿队和邱队根本没看到同行的还有唐媛媛和郭浩几个,各自抽出自己的饭卡买了一份糖醋排骨放在林焰和余倾清的餐盘上,满脸慈爱:“多吃点肉,太瘦了。”

  郭浩嘲笑汤圆:“看看,小时候不好好上语文课现在后悔了吧1

  唐媛媛瘪着嘴瞪他:“我就是字写不好。”

  林焰和余倾清相视一笑,都有点不好意思,把肉共享了,各自都只吃了一块,其他全进了另外两个肚子里。

  林焰挨着余倾清坐,说了声:“很少看瞿队这么高兴。”

  “你不知道,瞿队现在恨不得走哪都把我们倾清挂裤腰带上!过几天新市长不是要来视察嘛,瞿队点了倾清给市长做介绍1

  郭浩担心:“做介绍用嘴不用笔啊,小清清你行不行啊?”

  余倾清文静是有目共睹的。

  一般这种重要工作都会找个活泼的,郭浩觉得唐媛媛就很适合。

  唐媛媛对她倾清很自信:“我们选人不看口才的1

  “那看什么?”林焰问。

  唐媛媛戳了一下脸:“漂亮啊1

  在有些地方,不看其他优势只看漂亮或许会被骂人渣,在有些地方,看脸给领导选讲解员或许是职场潜规则,可在警队不是的。

  这里的老爷们夸女孩十分质朴,不带歪念,一声漂亮好看,代表了他们心里的所有夸奖。

  试问哪个当爹的不愿意别人夸他闺女长得好?

  领导们也是一样的想法,市长亲自下来熟悉业务,那我必须拿出最好的。要这样讲,余倾清就是瞿队心里最好的。

  林焰笑着看向身边的人,余倾清拍了唐媛媛一下,解释着:“你不要听她乱讲,我们瞿队比较愿意给新人机会。”

  “到时候不要紧张。”

  “好。”

  之后几天余倾清都在背介绍词,张姐感动得就差拜关公了。

  每次有领导视察都把这活推给老娘,妈的我最不喜欢背书了!

  余倾清来了之后,张姐彻底脱离苦海。

  市长一行人到交警大队那天,郭浩拍拍林焰:“咱们也上去瞧瞧吧,我好奇。”

  林焰答应了。

  两人没经过传达室,那里被市长的人守住了,他们从后面绕到楼梯间,避开了电梯口,下面严上面松,没有把门的,透过双开的落地玻璃门可以看见一层的110指挥中心里乌压压都是人,门外,年轻自信的两张面孔相视一笑,蓝色警服束在腰带里,各自关了腰上的对讲机。

  郭浩低声问:“你看见余倾清了吗?我看到汤圆了。”

  林焰说:“看到了。”

  她站在市长身边,长发比平时更整齐地箍在发网里,最小号警服穿在她身上从背后看还是有些大,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相反,林焰看着汤圆,觉得她紧张到下一秒就要吐了。

  就在这时,余倾清转了过来。

  林焰突然发现,她今天化妆了。

  很淡的妆容,但这丫头平时素面朝天的,只一点点就显得很不一样。

  她的嘴唇红红的,说话很利落,因为资料背的很熟,全程没有蹦出一个“然后”这样的拖延词。嘴巴一张一合的,一双眼睛有神地注视着某处,她的眼睛不像汤圆那样又圆又大,相反,有些狭长,微微上挑,她伸手一指,眼睛顺着看向前方一墙的视频,那是整个城市的道路监控。

  她在说110指挥中心关于城市防恐快速反应的方案和成效,在说和各个警种间的默契配合和经验,在说他们不懈的努力和坚持,也感谢市局的大力扶植和信任。

  她很认真,站得很直,一看就是警校出来的人,可门口,林焰突然笑了。

  因为瞿队在后面一个劲提醒她要微笑。

  这么多人动作不好做的太明显,胖老头只能自己一个劲地咧嘴笑,企图让余倾清记起他这几天的殷殷叮嘱。

  “小余啊,面带笑容啊,记住啊,那可是市长!不能板着脸的1

  “我可能会忘记,要不还是张姐来吧,她业务比较熟。”

  “我可不行啊!说好了今年放过我的!瞿队,我们倾清不笑就够好看了,回头她笑的太假市长也会觉得不礼貌啊1

  林焰突然想起了那天余倾清的笑,她左边的梨涡。

  可此刻她面对市长,脸上公事公办的严肃。

  他觉得她心里应该在骂人,他现在已经能从她的眉眼间感觉出她的真实情绪。

  她在紧张。

  一向话多的郭浩也没了动静,他也在看余倾清,看她背完了那长长一页纸的台词,和市长握手。

  里面那个38岁就走马上任的新市长显然很满意她的讲解,笑着对周围人说着什么,接着一屋子的人都善意地笑起来,到这时候,林焰和郭浩才看到,里面那个女孩松了口气,淡淡笑了一下。

  林焰拍拍郭浩,两人无声地离开顶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