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番外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49章 番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番外

  ▲大宝:

  由于是双警家庭,所以林小崽光荣地成为了一名警娃,他的小学六年很大一部分的课后时光是在交警大队度过的。

  不是背着硕大的书包上顶楼找妈妈就是老老实实在爸爸的办公室做作业。

  寒暑假几乎都是在警队食堂解决的一日三餐。

  要说自己和别的孩子比有什么特别的,大概也就是人生最顽皮的那几年被老爹用手铐铐在椅子上不得不老老实实写作业,并非本意地成为了学霸……

  最后连觉都是蹲在椅子旁睡着的。

  另外还有……就是被他们家林队哄着:“你不闹爸爸就带你去玩。”

  然后被拎上了了有铁窗的警车。

  林队十分得意:“好玩吧!?”

  除了这些,林小崽的童年还附赠每年寒暑假随机一期去监狱改造……哦不,学习的机会。

  当然,也有好的。

  如果爸爸有空,会带他去打靶场捡弹壳,回家和他一起粘一架飞机。

  他很小的时候就被爸爸抱到那只威武的大狮子上,穿着蓝色的背带裤,咔擦咔擦拍下值得纪念一生的照片。

  他在警队门口与同学挥手道别时,能收到同学们吃惊崇拜的目光:“你爸爸是警察啊!?”

  他会挺起胸:“是啊,我妈妈也是!”

  大年三十在家见不到爸爸,却能在某个路口与他相遇,爸爸遥遥望着他,对他抬起右手敬了个礼,小小的他后脚跟磕地,很标准地回了一个。

  在夕阳下、在路灯下、在大雨中,对爸爸咧开嘴笑,挥挥手:“我回家啦!”

  长大后想想,大抵是从那时候起,自己的一生就已经有了雏形。

  他考了警校,也穿上了那身警服。

  从跟在爸爸身边捡弹壳变成自己趴在打靶场的沙地上练习射击,每一次,都是最高分。

  从被爸爸高高举起轻轻摔在基地学校的软垫上到能和爸爸单挑保持百分之五十的胜率。

  从坐在警车后面滴嘟滴嘟被带回局里变成自己开着警车把犯人押回局里。

  从吃交警大队的食堂到吃刑警大队的食堂。

  然后,他也被队里领导催着相亲,相着相着,也相中了个警察。

  于是,他也组成了双警家庭。

  对此,他家老幺林丸子啧啧摇头:“这还真是我全家都是警察了,我还怎么交男朋友?”

  但这个传承并没结束。

  林家的第三代警察现在正在健康地长大中,爷爷举起小小的孩子问他:“小宝,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啊?当科学家好不好?”

  小小的孩子严肃地摇摇头:“像爷爷奶奶和爸爸一样当警察,有手枪,哒哒哒哒抓坏人!宝宝要当世界上最勇敢的警察!”

  最后,这个小孩也拥有了同样的童年,偷戴爸爸的警帽,放了学到爸爸办公室做作业,爸爸忙着查案的时候就把他铐在桌上,睡觉也是一模一样的姿势蹲在地上睡着的。晚上饿了就吃爸爸抽屉里的方便面,还能得同队叔叔赏的火腿肠和卤蛋。

  如果考得好,爸爸就带他去捡弹壳。

  家长会,爸妈十有八九是有任务不能来,但老师们都很关照他,会另外打电话进行家访。

  每年的各种节日他们家就没到齐过,最惨的一次他是被送到小姑家住了快两个月才被接回来的。

  就这样,若是问他,他也还是一样的回答,

  要当世界上最勇敢的警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婚后

  又是一年台风季,林焰从外面回来,发现卧室的窗没关,盛夏的风吹起窗边桌上的日记本,他没像那年那样将本子阖上,退到几步外,沉默地凝视。

  现在,他会捧起来,静静地看完。

  上面写到:

  阿焰很喜欢丸子,他终究是缠不过我,给了我第二个孩子,他做到了他对我保证过的,会永远听我的,支持我,爱我。

  我很知足。

  突然想对17岁的自己说几句话。

  倾清,一切都会好的,你不要担心,只需要大胆地往前走。你喜欢的那个人,在30岁的时候还记得你挨打的模样,记得你不会哭的样子。他会帮你照顾弟弟,会因为记不起更多关于你的回忆而懊恼后悔。

  你在即将30岁的这一年谈了一场看似普通而平实,但于你来说,盛大而浩荡的恋爱。

  所以,你已经没有遗憾了。

  到了35岁,你还是那么喜欢他。

  纸页上有被泪打湿的痕迹,林焰的手指摩挲了几下,转身把偷偷靠近的人抱进怀里。

  余倾清本想吓他一下,没想到被逮了正着,笑着求饶:“不敢了。”

  林焰捧着她的脸细细地看,看见她有些红的眼角,轻轻吻了吻,问:“丸子睡着了?”

  她点点头,还在休产假的女人抱起来丰盈了许多,身上的睡裙即使当了妈妈也依然是小动物风格,只不过小动物们都膨胀变形了,林焰抱在手里,头埋下去深深一嗅,低低笑道:“这回比上回大了更多……怎么这么软……”

  她想躲,却被他捆住,低喃:“我看看。”

  余倾清乖乖地被他抱在腿上,手指不轻不重攥着男人的头发,倏尔问:“小火,你还有遗憾吗?”

  林焰从她胸口抬头,眼中浓墨散尽,爽朗笑开:“没有了,谢谢你。”

  她捧着他的脸亲吻,因为他说谢谢所以眼眶又有些红。

  只听他无奈叹了口气,手指揩着她的眼角:“你这样要到什么时候?从前挨打都不哭的硬汉,现在水做的似的。”

  女孩翁里嗡气:“荷尔蒙失调我也没办法……”

  “你一哭我心里跟着难受。”

  “你好傻啊。”她吸了吸鼻子,“不是伤心。”

  “知道。”林焰摸着她的手,“就是只喜欢看你笑的样子。”

  话音刚落,隔壁传来小婴儿啼哭的动静,他把怀里的人放到床上,亲亲她鼻尖:“我去,你休息,不许哭了,晚上疼你。”

  就见当妈的人了,红着脸踢人,脸蛋上扬起了笑,笑得林焰挪不开眼,最后摸摸她的脚踝,转身出去了。

  只一会儿,孩子就不哭了,反而咯咯在笑,屋子里全是男人在逗小棉袄的声音,没一点不耐烦,反而在儿子放学回来抢着要抱妹妹的时候把人骗到楼下先写作业。

  余倾清蹭在被子里,不知不觉睡了很沉的一觉。

  梦里,她和林焰穿着校服一起放学,眼看离家越来越近,她有些害怕,林焰给她一颗巧克力,约好了明天一起去上学。

  那么她就不怕了:“林焰,明天见!”

  那个男孩笑着朝她挥了挥手。

  (我不行了,哭死qaq)

  ―――――――――――――――――――――

  ▲妹妹

  林家老幺的到来可以说同时快乐了两个男人,她一出生就拥有全世界最好的爸爸和最好的哥哥。

  林小崽从和同学们炫耀玩具到炫耀妹妹,这个过程十分自然,每天必须和小伙伴们讨论的话题是:“我妹妹今天又拉裤子了,我妹妹好可爱她拉屎好用力,我妹妹好喜欢我一直看着我。”

  在爸爸的允许下,他带小伙伴回家看妹妹,几个小崽踮着脚安安静静看着摇篮里的小娃娃,过了好一会儿才惊呼:“哇,你妹妹真的好可爱哦!她好小啊!”

  “是啊是啊,我爸爸说她很快就会长大的!会陪我一起玩手枪和弹壳!”

  林家老幺确实很快长大了,但她没有表现出一丁点作为双警家庭小崽的基本素质,一听要和爸爸哥哥去打靶场就开始哭唧唧,抱着妈妈的腿求救。

  林焰私下里跟余倾清说,搞不好这个能成为科学家,咱家丫头那机灵劲,没的说。

  余倾清笑他:“你就做梦吧,就你宠成那样,没长歪我就阿弥陀佛喽。”

  林sir确实偏心,所以自己也心虚地笑了。

  与哥哥不同,林家老幺并没有体验过被拷在警队里写作业,写到最后蹲着睡着,也没体验过自己泡方便面,更没体验过去监狱……体验生活。

  她的童年是粉红色的,有很多爸爸抓的玩偶,爸爸会把她扛在肩上,出门散步她的小脚丫走一百米就喊累了,剩下的路,是爸爸和哥哥轮流背回来的。

  她总是被妈妈带到顶楼,有一个大大的会议室,可以安安静静写作业,遇到不懂的问题有很多叔叔阿姨帮忙解答,叔叔阿姨还会请她喝饮料吃好吃的,她可以在妈妈的宿舍舒舒服服躺着睡觉。

  她仰头问哥哥:“哥哥,你以前也是这样吗?”

  当哥哥的硬着头皮嗯了声,然后幽幽盯着他们家林队。

  林焰大手撸了撸儿子的脑袋,爽朗地笑:“后悔了?”

  其实也没有。

  跟着爸爸也挺有意思的。

  可以和叔叔们讨论枪,讨论摩托车,一起打球,一起游泳,男孩子喜欢的东西跟着爸爸都能见识到,他上初中的时候就会修爸爸的摩托车了,每天跟着爸爸开警队的破桑塔纳,看都看会了该怎么开。

  他从小心里就有一面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清清楚楚。

  这面墙也想竖在妹妹心里。

  可奶呼呼的小丫头不服气地站在沙发上,争取与哥哥一样高,抱着她最喜欢的芭比公主:“哥哥你好啰嗦哦!你再这样我就让甜甜姐姐不要喜欢你了!”

  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说完,软乎乎张开手:“哥哥你快点抱抱我,我想亲亲你,我们不要吵架了,我永远都好爱你哦!”

  这就是林家老幺,给个巴掌立马给颗甜枣。

  余倾清举着手机在后面拍下这一幕,笑着摇头,镜头里,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吧唧亲了哥哥一下,偷偷看看妈妈,小声对哥哥说:“哥哥帮我拿糖。”

  被顺毛的小男孩心里那面墙有点歪:“爸爸不让你吃……算了,只吃一颗哦。”

  这段视频林丸子长大后时不时还会翻出来看。

  他们家有一个大盒子专门放移动硬盘,按照年份归类,等她长大的时候已经有满满一盒了,她带男朋友回家那天,全家人坐在客厅看完了两个硬盘。

  其中有一幕是她还很小的时候,一家四口去吃阿婆的四果汤,哥哥把珍贵的芝麻汤圆都让给她,她又乖乖地把自己得到的芝麻汤圆分别让给爸爸和妈妈。

  她一直很紧张的男朋友紧张地总结:“你哥是个妹控……我的身体即将被他的视线射穿……我觉得他很想揍我,你要不要跟我换个位置?”

  林家老幺回头看,看见她哥哥在家摆出平时在队里的那副审犯人面孔,得意地笑了:“你现在知道了吧?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全家都是警察!”

  男朋友偷偷牵起她的手:“不敢不敢,我们家你说的算。”

  隔着几个座位,刑警队林队长重重咳了咳,男朋友飞快地撒开手,规规矩矩开始接受审……不,是询问。

  在问完家庭情况和工作情况,甚至详细到身体健康情况,得知未来妹夫是个海洋环保人士后,林队长若有似无轻飘飘一句:“先谈着吧……”

  后面一句:“还不好说。”

  被他夫人死死掐在了喉咙里。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妹夫不好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