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番外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47章 番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章 番外

  婚礼

  12月的某一天,成为了余倾清一生铭记的时刻。

  她的婚礼在风和日丽、温暖如春的温陵之冬举行,玻璃花房中妆点着她和林焰一齐选的淡紫色鲜花,两排长桌,上面铺着白色桌布,入口处的画架上摆着林焰亲手画的卡通小人,一看就知道是他俩,绝对不会走错。

  老太太穿一条新旗袍,胸口别着金凤凰的胸针,一头白发刚刚烫了小卷,看起来格外时髦,她并没有坚持要举行最传统的婚礼,甚至在林焰说不收礼金就是和朋友们热闹一下的时候也很快接受了这个年轻人才会有的新鲜想法。

  她唯一担心的是场面太小亏待了她的乖乖孙媳,但余倾清告诉奶奶,这是她的想法,林焰尊重了她的想法。

  那么老太太就没什么操心的了,开始跟她熟悉的裁缝定旗袍,跟巷子口认识几十年的老师傅约时间做头发,雷打不动上牌桌的人突然开始缺席,牌搭子们都好奇地打听,胡爷爷乐呵呵地宣布:“她的乖孙孙要结婚啦!”

  胡爷爷偶尔也缺席,偷偷在家染了黑头发,买了新皮鞋,准备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他与老太太一同早到,绕着这块僻静的小院转了转,觉得真是个办喜事的好地方。在看到里面一间小屋已经准备好自动麻将桌时,更是笑开来,跟老太太说:“一会儿我陪你摸两把。”

  余天佑带着已经显怀的叶子也提前到了,他们作为余倾清唯一邀请的亲人,来送她出嫁。

  渐渐地,宾客多了起来。

  余天佑扮演了之前林焰在他婚礼上扮演的角色,一边负责签到一边到处发烟,默默后心有点冒汗,因为这一屋子大半的警察,搞得他把小时候呲尿浇树的事都想起来了,有点害怕。

  签到的时候大佬们顺嘴夸一句:“你就是小余弟弟啊?不错不错,一表人才。”

  余天佑觉得胳膊上那条龙烧得慌。

  可怜巴巴去看叶子,叶子抿着嘴笑着东倒西歪:“你心虚什么?你不是很敢说么?你忘记家族群叫什么了?”

  余天佑:“qaq”

  另一边,休息室里,汤圆正在帮余倾清把她刚刚不小心扯下来的假睫毛再重新安回去。新娘脸上的妆很淡,但眼睛很有神,唯一浓重的色彩是为了搭配裙子而涂的大红唇膏。她是清冷的五官,配上烈焰红唇就有种格外突出的效果,仿佛绽放的野玫瑰,刺很尖,花瓣却很柔软。

  她的一头长发束在后脑编了个发髻,露出修长的肩颈线条。

  一旁,新郎静静看着补妆的新娘,被汤圆嘲笑:“看够没有?就这么好看啊?”

  “恩。”林焰点点头,很诚实,很坦率。

  余倾清朝他看了眼,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

  林焰凑近了,看着自己老婆耷着眉眼时如小扇的睫毛,问汤圆:“这里是不是要再加一簇?”

  汤圆:“是哦,你让开,我再加一簇。”

  汤圆穿着可爱的白色小礼服,毫无形象地双腿岔开站,正好与坐着的余倾清齐平,手很稳地在假睫毛上刷胶水。

  “阿焰。”郭浩喊了声,成队邱队他们来了。

  伴郎今天也是无比帅气的,一身挺拔西装,胸前口袋插着一支淡紫色的鲜花,表明伴郎的身份。头发一直蓄着没理,就为了今天能梳个背头,十分骚包。

  他手上戴着订婚戒指,与汤圆手上的钻戒是一对。

  林焰的手在老婆头上压了压:“我先去招呼一下,等等来接你。”

  他的手指流连在她脸颊上一划而过。

  汤圆憋了又憋,终于等人走了,嘟囔:“我靠!你老公怎么能帅成这样!他知道自己这么好看吗?”

  余倾清想了想,笑了:“应该知道吧。”

  要办大事的小狮子专门跑去剪了头发,斤斤计较鬓角是剃一公分还是一点五公分,在网上选了好几天领带都不满意,让阿嬷陪着去裁缝店订了一条手工刺绣的——

  带着她的裙子去的,非要选一样的颜色,一点色差都不行。

  老太太看着那条布料很少的丝绒裙,摸了又摸:“我年轻的时候腰也这么细的。”

  然后默默想起自己改了两次尺寸的加大旗袍……

  除了领带,林焰等了两个月,等到了他的新板鞋。

  全白,搭配他的黑色西装。

  余倾清今天第一次见林焰穿全套正装,在汤圆问她有没有想法把新郎藏起来不见人的时候,她扪心自问,是有的。

  太耀眼了。

  一想起这个人已经是她合法的丈夫时,心悸得就有些无措。

  外头,成毅邱明与瞿队站在一起聊天,见新郎来了,三个人开始争——

  瞿队:“还是我眼光好,当初是我让他们俩相亲的!”

  邱队:“那你还没提的时候我就这么想了,所以你一跟我说我就同意了嘛!还是我厉害!”

  成毅:“……人家省电视台的主持人找我要林焰电话我都没给的!”

  然后三个人拉着新郎:“你说说看!”

  只见林焰一笑,如实告知:“我和倾清一直是同学,小时候也住在同个小区。”

  得,按照新郎的意思:“我和我老婆的缘分从小屁孩就开始了,各位领导你们让一让。”

  除了温陵本地的同事和朋友,林焰还邀请了陈子出,陈sir直言你小子能追到你老婆,老子要占一大半功劳的!

  所以帅气的新郎给了老同学一个大大的拥抱,两人胸膛撞在一起,手紧紧握住。

  “真为你高兴。”陈sir感慨,“差点怕你嫁不出去。”

  林焰莞尔一笑,确实,差点就没人要了。

  等宾客到齐,林焰回去接人。

  余倾清提着裙子站起来,对着镜子最后整理了一下,抬脚往外走,手搭在林焰的臂弯里。

  汤圆跟在她身后,穿着十公分高跟鞋还默默踮了踮脚——

  余倾清今天也踩着十公分高跟鞋。

  即使是这样,林焰的身高依然很够用。

  他低头吻了吻新娘的额角,低喃:“走吧。”

  走吧,走向属于我们的新生活。

  当他们俩手拉手走进玻璃花房时,喧闹的场面一时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俩。

  邱明摊手:“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表达老子此刻的心情,如果硬要有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太特么般配了!”

  成毅:“下个月省里那个拍摄,你让阿焰走一趟。”

  邱明嘿嘿笑起来:“卖小漂亮老子专业的。”

  瞿队护着自己手下的小崽:“不好吧,人家才结婚就分居。”

  邱明:“小别胜新婚嘛!”

  成毅蓦地叫了声好,咵咵鼓掌。

  其他掌声立马跟上,玻璃花房里又重新热闹起来,大家此起彼伏喊着新郎和新娘的名字:

  “阿焰!”

  “倾清!”

  “百年好合哦!”

  汤圆没有见过如此幸福和快乐的婚礼。

  没有司仪q流程,没有生搬硬套的恋爱经历展示,没有硬挤出来的不走心的笑,没有不认识的长辈的朋友,没有为了收回红包而邀请不算熟悉的人,没有互戴戒指的环节,今天的新郎和新娘,郑重地装扮了自己,戴上他们的戒指,将自己的婚礼办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余倾清穿着暗红色丝绒吊带窄身长裙,后背挖空了一半,腰身贴合得没有一丝空隙,显出无比曼妙的身姿,林焰的领带与她是配好的,上面绣了个红双喜,喜字头上落着一只燕子。

  他们手牵着手,朝宾客们鞠了一躬。

  交缠的手指上钻石并没有很大,但新娘觉得不需要像汤圆那样捆在脖子上也挺省事的。

  一贯话少的女孩,在今天主动拿起了话筒,站在她从小就喜欢的男孩身边,感谢大家的到来,谢谢所有人对她和她喜欢的这个男孩的支持和照顾,最后,她举杯,希望在场所有人今天都能尽兴,希望今天大家都能过得很开心。

  全场干公安的杯子里都是椰汁,倒是老太太喝了点酒,顺便逮着能喝的几个客人你来我往热闹地劝酒。

  餐点是分餐制,每人有自己的盘子,上到第五道菜时,林焰站起来,拿着话筒清清嗓子:“给大家唱首歌。”

  排山倒海的叫好声将如此自然的婚宴掀起另一波高潮。

  伴郎不知从哪变出一把尤克里里。

  可以看出新郎弹奏得不是很熟练,因为指法错了一两处,牵连到歌曲的发挥,他自己都无奈地笑了,歌声却没停,饱含真心爱意——

  什么原因

  我竟然又会遇见你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敢让自己靠得太近,怕我没什么能给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他对着余倾清唱完这首歌。

  她并不知道他准备了这些,并不知道他唱歌这么好听,并不知道自己最喜欢的一首歌有一天会在自己的婚礼上被她喜欢的男生唱起。

  所有人都看到,新娘的眼眶红了。

  然后,哭得比较惨烈的是旁边的圆脸伴娘。

  于是大家都笑了。

  伴郎蹲在地上给伴娘擦眼泪,吓唬她:“汤圆,再哭眼线要花了。”

  小姑娘翘嘴巴:“我用的防水眼线你不懂!”

  “这么感动?那我也唱首给你听。”

  伴郎拿走了麦克风,唱了一首《起风了》,刚刚还在哭的伴娘迅速掏出手机开始录像,她一直不会错过自己生命中的重要节点,导致余倾清一旁默默想了想,林焰在西湖边求婚的那一次,她从头到尾没能记起掏出手机这个动作。

  有了新郎和伴郎打头,后面大家抢麦克风抢的不亦乐乎,都有首歌要送给大家。

  新娘在不断的歌声中,抱着她并不会的尤克里里,拽了拽新郎西服的袖子,低低道:“林焰,以后你要提醒我,宝宝的每一个重要时刻我们都要录下来。”

  说得新郎一愣。

  他觉得自己是有点喝多了。

  明明喝的不是酒,却更浓烈。

  他们在婚礼上聊起未来:“开始走路吗?”

  这个他没经验。

  余倾清摇摇头:“应该是出生那天吧,被抱出产房就算一个。”

  “那开始吃奶粉算么?”

  “算。”

  “还有呢?”

  余倾清拉着他的手晃了晃:“尿裤子时候。”

  林焰眉眼里隐着穷尽的温柔,在桌下轻轻抚着妻子的手,点了点头。

  这天晚上,林焰终于知道余倾清红裙里面是什么了。

  这实在很超出他的认知,那片肉嘟嘟的软塑可以紧贴皮肤,甚至能将余倾清号称前后一样的胸口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他把老婆打横抱起来往浴室走,才不要听她说什么分开洗,怎么可能分开洗!

  等时钟转过午夜十二点,他们迎来了新的一天。

  他们新生活开始的第一天。

  林焰抱着余倾清躺在被子里,两人都放空,谈恋爱的时候每一次都会早早穿好雨衣的男人,这一次却没有。

  他们体验了一把什么是毫无阻隔。

  余倾清把枕头弄湿了,现在无法直视枕头上那只凤凰。

  人在被子里翻了翻,挤到林焰怀里,脸埋在他肩窝,手爬出来遮住了他的眼,不许他看。

  男人低低笑,有一下没一下地揉她的腰,低声咬耳朵:“明天我洗。”

  “……传单也洗……”

  他问:“换动物园还是小恐龙?我上次买了套小鳄鱼的。”

  “……小鳄鱼。”

  “行,亲一下,体力活呢。”他捻着她的下巴转过来。

  两人对上眼,女孩眼角的红还没散,凑过来亲了亲他,讨好地搂着他。

  就在这时,她手机震了震,划开来看,汤圆说:【忙着?】

  【没有。】

  【那就是忙完了。】汤圆很懂。

  林焰轻轻笑出声:“郭浩把她教坏了。”

  “我也觉得……”

  汤圆:【那个……礼物啊,之前说的不算,你明天去新房签收一下。】

  余倾清结婚没收礼金没要礼物,唯有汤圆哼哼唧唧说我的你一定要收下,我要给你绣十字绣的!宝宝还从来没玩过这么高难度的东西呢!都是宝宝的心意!

  于是她同意了,并且很期待。

  但是她在婚礼上并没有收到来自伴娘的十字绣新婚礼物,而是在第二天凌晨,被通知:【我手扎破了好痛痛qaq郭浩说我绣的不是动物园是一整群丧尸啊qaq桑自尊qaq宝宝真的搞不定,但宝宝花钱很会,能用钱解决的事为什么要自己动手?】

  第二天,林焰陪余倾清去新房,签收了一个全自动高级按摩椅。

  他老婆一脸茫然:“汤圆结婚我们是不是加点钱再给她包回去?”

  林焰倒在椅子上笑:“我觉得行。”

  余倾清脸鼓鼓:“我想打人的,她骗我!”

  “我和浩子下午约了健身房,帮你打回来。”

  “恩!”

  包子:

  林焰觉得他儿子出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除了新生命降生本来就被给予希望外,更重要的一点,林小崽出生后,余倾清把日记本交给了林焰。

  她尚在月子里,穿着宽松的睡衣,浑身都是牛奶的香味,已经当妈妈,却还是会为自己少女时的日记害羞:“你不要一下子看完,慢慢看,也不要让我知道你看了多少。”

  林焰能感觉到她纠结的心情,也感觉到了她的信任。

  作者有话要说:2021105修

  啊啊啊啊啊你能想象这对夫妻颜值有多高吗!!!!!!!!!!!!

  明天是大宝~~

  感谢在2021-10-0318:35:10~2021-10-0318:46: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uli风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