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45章 第 4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章 第 45 章

  买房子这件事,余倾清是比较拿不定主意的,林焰陪她去踩过几个楼盘,发现他老婆看的都是小户型,特别小那种。

  带回家素质教育:“我是没给你看我银行卡还是你忘了上面的字数?”

  余倾清抱住他:“就是等你过来接我嘛,没必要太大。”

  从来没听说老公给老婆置办嫁妆的,他们俩倒好,小了还不行,林焰还生气。

  挑到最后两套,一个90平一个75平,75平也有两房一厅呢,但林焰拿了90平那套,期房,要等明年才交房,他跟余倾清说:“剩下的你自己安排,喜欢什么样的就装修成什么样,那是你的房子。”

  他要是没交代这一句,真怕他老婆直接毛坯房放张桌椅就完事了。

  等余倾清捏着自己身份证把合同全都签完,户主那里写下余倾清三个字,全款付掉后,她浮了一个多月的心就定了,跟林焰说要怎么怎么装,墙要刷白,窗户要很大,晚上能看见月亮。

  男人牵着她摇摇头:“那不行,你每天晚上都要回家,不准外宿。”

  这两人,一次都没吵过架,就在这提前预警吵架以后要怎么办了。

  不得不说,这前瞻性……不愧是做警察的。

  对此,汤圆嗤之以鼻:“你俩先吵一个,算我求你们了,吵一个,你俩这样叫变相屠狗知道吗!!!我要报警的!!!”

  想想还是很羡慕:“我靠哪有老公给置办婚前财产的!我昨天跟我爸说这件事我爸都不相信!你知道他问我什么吗?问我这么好的小伙子怎么没下手!哈喽?他是忘记是谁从我小学就开始教育我要门当户对了吗?气得我疯狂多吃了两碗饭!今天上称更气了!”

  余倾清看着气成河豚的小姑娘,哄她:“不要气了,你陪我买裙子好不好?我请你吃烤小海鲜。”

  余倾清最后定下了汤圆推荐的一个玻璃花房,婚礼在12月,温陵的冬天不太冷,也不会热,雨也少,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她想办一个不那么传统的婚礼,邀请家人朋友,自由自在的。

  林焰很支持她,晚上下班就帮她选花选伴手礼选背景主色,都说两口子在买房和结婚这两件事上一定会吵架,若是想避免战争,则有一方得闭嘴保持沉默。但正如汤圆说的那样,他们根本吵不起来。

  那天林焰笑着说要把他的新球鞋摆在背景花束里,她也觉得挺有意思的,问他有没有和背景同色系的鞋子。

  然后看到他愣了愣,抱着她亲了一口:“你还来真的啊?逗你玩呢。”

  这天下班,余倾清买到了很喜欢的连衣裙,汤圆站在更衣室前,看着灯下的女孩,啧啧出声:“我要是林焰我就舍不得你被看见,想抱回家裹在被子里。”

  她戳戳准新娘:“你要不要先问问他?万一他不许你穿呢?”

  “大清都亡了多少年了。”准新娘无奈极了。

  买完东西吃完饭,两个女孩在商场里的咖啡店坐了一会儿,今晚路边有铁骑队执勤。

  汤圆撑着脸看着外头两个高高大大的帅气男生,唏嘘:“我男朋友真好看。”

  这句话余倾清也想说。

  她偷偷拍了张林焰的照片藏在手机里。

  闪烁的警灯将他的脸照得又红又蓝,就这样他也依旧英俊,目光炯炯,在矮墩墩的小崽好奇地摸他小腿的时候莞尔一笑。

  两个女孩没有打扰正在工作的男朋友,吃完一块小蛋糕后乖乖回家。

  林焰下班回来看到了沙发上平铺的那条裙子,他拎起来打量很久,没想通,先去洗澡。

  洗澡出来问在给伴手礼包装盒扎丝带的女孩:“倾清同学,请教一下,你这里面……怎么穿?”

  他们准备的伴手礼是一包种子和一张面包店的兑换券,想吃什么自己换,种子则要亲手种下才知道会开出什么花。

  余倾清头都没回:“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那我穿什么?西装?”说完就感觉他老婆眼睛噔地亮了,林焰好笑,“原来你喜欢我穿西装啊?怎么不早说。”

  “你穿什么都很好看,我没见过你穿西装。”余倾清说。

  弟弟结婚那天他倒是打了领带。

  “那我买一套新的。”林焰琢磨了一下,“领带红色?”

  说完自己笑了:“像我小学戴红领巾。”

  余倾清想了想,她还真记得,林焰五年级就是三道杠了,每天早晨站在老师身边,检查过往同学的仪容仪表,背挺得直直的,那时候还是玫瑰路的小小少爷呢,特别傲,一点都不顾及邻居之情,她的红领巾不见了,没钱买,求他通融一次,他不肯,上报老师,所以她在第一节课罚站了十五分钟。

  林焰听完,瞪大了眼指指自己:“我?我告你状?你讲话要负责的余同学,再想想,可能是你记错了。”

  准新娘哼了声:“我一点没记错,你说怎么办吧!”

  她给他一个背影,看着像是生气了,林焰挨过去,嗳了声,凑耳边:“你还要弄到几点?我准备好了,快点让我补偿你啊。”

  她刚要拿乔,就整个被端了起来。

  夜已经很凉了,两人却不冷,反而很热,被子皱成一团,只听见女孩哀哀求饶,把他后背挠出几道红痕。林焰低头在她锁骨下啜了个圆圆的红印。

  第二天,汤圆到的最早,给每个人都买了早餐。

  “我一晚上没睡。”小姑娘抱着余倾清的腰,红了脸蛋,“倾清,那天我问你的问题,现在我有答案了。”

  她笑起来美滋滋的:“大猪蹄子跟我求婚了!昨天!一后备箱的礼物!我拍视频了,你看你看!”

  于是余倾清看到了郭浩的求婚,很唯美,汤圆在他表情严肃到僵硬、站在他那辆卡宴屁股后面、哆哆嗦嗦喊唐媛媛的时候,就机智地拿出了手机。

  手机里,小姑娘说:“有事快说,我困了。”

  郭浩打开了后备箱,很多很多气球飞出来,他将一个气球扎在汤圆手上,笑得有点腼腆。

  汤圆配了音乐,整个视频充满柔光,后备箱里,满车的粉红色玫瑰花中间是几个礼物盒子,有大有小,汤圆让郭浩拿着手机拍,拆到最小的那个,捂着嘴尖叫出声。

  即使是不知道加了多少层滤镜,也能看清那颗钻石有多大多闪。

  郭浩问:“还拍么?”

  汤圆哭唧唧:“拍!”

  他一边举着手机一边背台词,一开始结巴,后来就流畅了,在汤圆点头后,给她带上戒指。

  汤圆凑在一起又看了一遍,然后又哭了。

  抬起手,几乎要戳瞎余倾清:“倾清你看qaq我的钻戒qaq是不是好漂酿qaq好重qaq我手指抬不起来惹qaq!bulingbuling!我敲喜欢!”

  “哟,我看看,这么大个玻璃啊!”同层的一个大哥笑着凑热闹。

  如今也是准新娘的汤圆嘿嘿笑:“嗯呐!”

  “可以,还是咱郭少牛逼!”

  张姐前段时间黑眼圈特别重,今天看倒是脸色不错,挥挥手:“同志们,解除警报!”

  余倾清由衷地感到庆幸,跟着笑起来:“快看,汤圆的大钻戒。”

  张姐拉起汤圆的手,啧啧:“你这样走出去要带保镖。”

  汤圆很甜蜜:“不要紧,我以后挂脖子上,看不见,很安全。”

  然后拿出她的求婚视频给张姐看:“你看郭浩,他四不四好傻!他多久没叫我唐媛媛了,我马上就有预感他要干票大的,果然不出我所料!”

  张姐勾勾手,问余倾清:“你的呢?”

  余倾清淡淡笑了一下,手指上干干净净。

  “没来得及拍?”

  她摇摇头:“我和林焰没这样。”

  汤圆默默把手机收了起来。

  她压根没想到林焰还没求婚。

  余倾清揉揉她脑袋:“每个人表达的方式不一样,不是说林焰没有搞辆车弄一车花还有大钻戒他就不够爱我,我感觉到了的,所以形式井不重要。”

  “你是没有花没有大钻戒,但你特么有一套房啊我靠!”汤圆嘟嘟囔囔,“妈的,突然觉得我的钻戒不香了!”

  11月底,林焰出差去省里开会,日程很紧,另外还有两个学习班。

  大家都知道,林焰这次去开会开的叫集体表彰大会。

  集体表彰这一年公安机关有突出表现的人。

  他走的前一晚,余倾清将熨好的两套制服小心放进箱子里。看了看他手机上订房人员发的入住地址,巧了,居然是上次的那个西湖宾馆。

  林焰一晚上规规矩矩的,在余倾清睡着后弄好了所有伴手礼,还有答应她的,他第一次尝试的,手绘人物小像,到时候要放在入口处。

  用的油彩棒,画里,短发男人和长发女人挨在一起,身上穿着蓝色制服。

  他写下名字:林焰,余倾清

  再下面一排:秦晋之好,生生世世。

  第二天,林焰出发后,瞿队把余倾清喊到办公室,笑眯眯:“你准备准备,也跟着去吧。”

  那么重要的日子,很多人一生都遇不到一次,作为家属,去一趟是合适的。

  瞿队想得很远:“亲眼看看林焰是多么棒的小伙,结婚了,要是吵架,翻出来想想,就能原谅他一半。”

  瞿队捧着保温杯,讲述婚姻之道:“婚姻就是相互支持相互成长的过程,是人生的缔约,我想,他应该也很希望你能去。”

  于是余倾清去了。

  这一路高铁,又是不同的心情。

  从高铁站出来打车去西湖宾馆,提前给林焰打电话:“你晚上收留我,快点下来接我。”

  电话对面的男人听起来一点不惊喜,这时车正好到门口。余倾清抬头一瞧,倒是换成她惊喜——

  “你怎么在这里?!”

  林焰单手插兜,另一手举着还未挂断的电话,弯着腰透过车窗看她,笑着:“掐指一算,好像有个漂亮的小姑娘会来找我。”

  余倾清下了车,抱着他胳膊:“瞿队告诉你的?”

  男人若有似无应了一下,女孩的思绪转到了下一个话题:“你下课了?这么早?晚上没事了吗?我带你去吃芋包吧,上次……”

  话没说完,发现林焰灼灼看着她。

  她突然想到了那个不愉快的上次……

  “走,上楼。”男人哑声说。

  把人带进电梯里,刷了卡,电梯门阖上后:“我们把那笔账好好算一算。”

  余倾清一听,软软搂住了他的腰,人贴在他身侧,讨好:“算了吧,都那么久了,我不记得的。”

  “我记得。”林焰笑着,亮出白牙。

  电梯叮一声,他几乎是单臂抱着余倾清出来,走过长长的走道,吸引地毯让他像只大猫,一点脚步声都没有,所以他怀里的女孩也不敢发出声音,咬着牙,颤着心,被提到了房间里——

  被压在了门后。

  林焰的吻随即落下。

  很凶,又很缠绵,那种专注是最致命的谜药,令人沉沦。

  余倾清踮起脚,学着他的样子亲他,知道他喜欢什么,知道这个地方确实有不太好的回忆,所以心虚,发软,咬着男人的耳垂磨了磨牙:“你别生气了……你上次说不生气的。”

  “没生气。”林焰拨开她的长发,吻落在颈侧,呢喃,“讨点甜头。”

  女孩在他耳边低低轻笑,手穿过他的衣摆,有一下没一下地挠他后腰凹进去的那一条脊柱,林焰两手掐在她肋骨上,一下把人抱起来,她两腿夹着他,抱抱熊的姿势被抱进去,他坐在床边布椅上,她则坐在他腿上。

  她的头发全乱了,胸口微微起伏,温柔地看着林焰。

  林焰将脸埋在她的怀抱里,有点无奈:“上次我走后,你们还去吃芋包了?”

  然后感觉到女孩胸腔震颤,她在笑,笑着揉他的脑袋,他抬头睨着她,问:“好吃吗?”

  余倾清抿着唇不说话。他的手漫不经心从肋骨往上,拇指撩开运动背心,触碰里面的肌肤,暗暗带着你不说我们等等忙完了吃外卖的架势。

  其实她井没有尝出真正的味道,那天吃什么都是苦的,是林焰的同学说特别好吃。所以她觉得应该带他去尝一尝

  可现在,她改了主意。

  只见女孩往林焰身上贴了贴:“那还是吃外卖吧。”

  林焰看起来是真高兴了,眼里全是细碎的光。

  他往后靠,单手抽掉了腰带,抱着她微微一抬——

  长发披肩的女孩向后仰,背脊反向凹出一个月牙般的弧度,衣摆往上蹿了窜,露出奶油般的肚皮,小巧的肚脐像是在打招呼:嗨。

  林焰的手附上去,掌心滚烫,弄得余倾清受不了地发抖,太养了,一直埋进四肢百骸。

  他抬头顺着女孩高高扬起的下巴落下亲吻,一直滑到锁骨之间,深深一嗅,是属于她的甜果味。

  作者有话要说:照例是讨一波25字评论和营养液!今天很肥,祝大家开心!汤圆会有一万多字的番外~~~~

  我这么乖,不许不评论哦!!!

  明天是本文的大结局,之后会是很多很多的番外~~~中午十二点更新~~~

  感谢在2021-10-0113:41:16~2021-10-0318:24: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院子、粉红小猪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95483812瓶;甜知、暖暖10瓶;25992922、墨墨哒9瓶;l5瓶;小邓邓4瓶;木小木3瓶;平凡的幸福、wind2瓶;向南以冬、薛歪歪、栗子甜不甜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