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 39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39章 第 3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章 第 39 章

  顶楼办公室里,汤圆捧着奶泡很多的热拿铁吸溜吸溜,凑到余倾清身边,问她:“闻到没有?”

  “?”

  “恋爱的味道,我也有了!”

  她笑着嗯了声,捏捏汤圆的脸:“郭浩其实人很好,你俩有商有量的,别吵架。”

  汤圆瘪瘪嘴:“有商有量是你和你老公,我们画风不同。”

  正说着,林焰消息发过来:【同学会去不去?】

  【你呢?】

  【你去我就去。】

  余倾清刷开高中群看了看,很热闹,好像是有个同学开了家高级餐馆,请同学们吃顿饭当宣传。

  【去吧,好久没见了。】

  【那我也去。】

  她就笑了,拍自己的热拿铁给他看。

  【我让郭浩给你点了热的。】

  林焰发了这么一句,女孩躲起来偷偷脸红,想了想,回他一个【小恐龙么么哒】的图。

  有人在太阳下扬起笑,好不意气风发。

  【下班去接你。】

  第二天是周六,余倾清这周不用值班,计划好了明早起来晨跑,然后在家追剧吃零食一整天。

  一下班,乖乖在门口等林焰。

  看见他的车从远处驶来,越来越近,最后一个急刹,停在她面前,车上的人满头的汗,递给她一个纸袋:“我还车,很快。”

  他刷一下从闸杆下飚过,一路都有人跟他打招呼:“老林回来了!”

  “阿焰,打球啊!”

  “林焰,你不能不管我的报告啊!林总!帮帮忙!”

  余倾清扒拉开纸袋,是一杯无糖不冰的杨枝甘露。

  她抱在怀里,笑眯眯的,林焰打发了一堆人出来看,就看见她站在警队门口乖兮兮地笑,于是他也笑了,问她:“就一杯饮料而已,开心什么?”

  两人走进旁边的拉面店,小孩用不太正规的语调喊哥哥,他的妈妈交给他一个盘子,里面两张刚出锅的肉饼。小孩稳稳端过来,害羞地跑走。

  余倾清戳开饮料喝了一口:“因为你站了一天还给我带吃的,你肯定想了我一整天。”

  林焰掰筷子的手一顿,看了看她,垂下眼,嗯了声,承认了。

  女孩捧着饮料凑到他唇边:“要不要试试?”

  他尝了尝,因为芒果足够甜,所以不加糖味道也不错,西米弹牙,咬起来咯吱咯吱的。但一口就够了,不跟姑娘抢。

  秋老虎太厉害了,来吃面的人都从冰箱里拿饮料,店里有一块钱一瓶的小可乐,玻璃瓶,用起子开盖子那种,以前林焰都会拿,但余倾清发现他已经很久都不喝了。

  反而拿了瓶矿泉水。

  烤羊肉串配矿泉水……差点意思……

  余倾清咬着瘦肉问他:“你不爱喝可乐了吗?”

  林焰卯她一眼,没吭声。

  她又问:“为什么不爱喝了?我看家里还有好几箱存货。”

  热腾腾的拉面上来讲,男人的筷子把其中一碗夹掉一半,推给对面问题很多的女孩,哄她:“快吃,回家跟你说。”

  余倾清疑胡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回家才能说。

  “回家看电影吗?”她问。

  “好。”

  但是电影只看了开头前十五分钟,林焰边看边给余倾清吹头发,吹完就把人捧起来了,直接捧到卧室里。

  她倒在床上,弹了弹,要起来,他把人压住:“明天再看。”

  女孩抿着唇笑,抬手把他头发揉乱,乱糟糟的小狮子亲她的侧颈,贴在她敏感的地方不断磨蹭,感觉她的手无力地软下来,轻轻拉着他的衣服。

  “小男孩不能喝可乐。”林焰的手握在女孩膝弯上,她穿很可爱的睡裙,一直从膝弯摸到上面,教一张白纸似的小姑娘。

  余倾清听见那两个字。

  觉得林同学真的教了她好多不能往外说的东西……

  外面的电视里在放枪战片,枪声哒哒哒不断,而卧室里则安静很多,近在咫尺的男人沉沉喘息,眼里有化不开的浓墨,秦欲将他染上一种叫做性感的东西,他明明没说话,但就是耀眼得令人挪不开眼。

  余倾清紧紧抱着他,听见他哑声问:“试试别的?”

  她不说话。

  于是他抬手一翻,把人抱起来,抱在腿上。

  她明显难受了,仰着头承受,好半天都不敢动。

  他眼里的墨像是再也无法吹散,极有侵略感地盯着她,嗓子里像有一把沙,他箍着女孩的腰将人抬起又放下时,喉间溢出极压抑的声音。

  让人知道,他很舒服。

  也脆弱。

  余倾清的手搭在他肩上,这人身上都是汗,空调打的再低都没用,她掌下的肌肉发紧,穿衣显瘦脱衣显壮的男人凑过来亲她,头压得很低,吻也很低,她下意识往上窜了窜,紧紧抱住他。

  热恋中的情侣渴望彼此的身体。

  到最后的时候,外头电视都安静了他还没好。

  余倾清感觉大腿都快要抽筋了,扭了一下,扯他耳朵。

  他一翻身,又回到最开始的样子,张口咬她耳朵,她躲不开,哀哀求饶,一声又一声:“阿焰,对不起……”

  他像是惩罚她,不喜欢听她说这三个字。

  她唔一声,感觉耳朵又湿又热,很痒,痒进心里。

  “阿焰……”她咬着唇,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上面的男人,月光洒进来,可以看见他唇上的湿润,看见他眼里的火,看见他绷紧的肌肉。

  “快好了……”他蹭在她心口,低低允诺。

  余倾清被抱起来的时候扫了眼时间,并没有很快……

  这是第一场。

  这一晚,林焰又教给倾清同学另外一件事——

  一晚上不止一场。

  本来好好的,她都要睡了,就感觉抱着她的人开始摸,越摸越过分,最后翻身压在她上面。

  她挣扎了一下:“明天晨跑……”

  “不睡了,五点直接起来跑。”

  “唔……我要跑不动了!”

  男人低低笑开来,揉了揉女孩的脑袋,觉得她像难得发脾气的小动物,亮起爪子,虚张声势。

  他进去的时候怪委屈地说了一句:“有女朋友了,不想睡。”

  余倾清一下撞到床头,咚一声,清醒了,非常确定林焰又在撒娇。

  他这样她根本没办法。

  而且,

  本来是困的,突然又不困了。

  全身跟蚂蚁爬似的,其实,她也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被他抱着,像是天荒地老都不会分开。

  所以,她有点气地贴在他耳边:“我终于知道你爸为什么舍不得揍你了。”

  林焰是从小好看到大的,软绵绵的团子撒娇,谁能舍得他不高兴?

  他能长成今天这样,根正苗红的,实在不容易。

  想着想着,女孩鼻子很酸,柔软地跟随他,叫了声:“阿焰。”

  林焰嗯了声,停下来看她。

  看到他的女孩要哭要哭的样子,捧着他的脸说:“以后有我在,你永远都是玫瑰路的小少爷,我会心疼你的。”

  他抵着她的鼻尖蹭了蹭,这一瞬有些怔忪,而后哑声问:“什么都可以?”

  “恩!”女孩保证。

  “倾清。”他眉眼温柔,“叫出来,我想听。”

  余倾清觉得,这是林焰提过最过分的要求。

  家里没别人,他像是非要听见,一改之前的温柔,每一下都很使劲,再一次把她撞到床头时手还会提前挡住她头顶,她根本忍不住,发出鼻音很重的闷哼,难耐过头了,也会尖声哀求,讨好地抱着他,蹭他的耳朵。

  男人的身体滚烫,已经分不清是谁的汗,已经习惯了相爱的那种味道。他的手滑下去,听见女孩发颤的申银,像是打了一管振奋剂,更不知疲倦。

  他是威风凛凛的大狮子,在自己的领地上胡作非为。

  最后,余倾清像是被从水里抱起来的。

  不,更准确一点,她觉得自己脱水了。

  从未有过的对水的渴望,一转头,发现林焰不知什么时候在床边准备了一杯水,杯子很大,他平时泡蛋□□那种规格。

  长手长脚的小姑娘跨过男人,抻腰抓起杯子,一边咬牙忍着腰上肌肉拉伤的酸疼一边咕咚咕咚灌水,感觉腰被人扶住,是那种不带秦玉的相扶,然后她就一屁股坐在了他腿上。

  林焰:“渴。”

  余倾清眼看着把最后一口含进了嘴里。

  脸颊鼓鼓的,眨眨眼,作势想下来给他重新倒一杯。

  林焰的手箍着她,没放,嘟囔了声:“这里有。”

  他凑上去,舌尖勾了一下,她没防备,顺势微微张开,他熟练地把她嘴里的水慢慢渡进了自己嘴里。

  那一口水全都给了他。

  近在咫尺的男人眉眼微挑,拍拍屁股:“甜。”

  余倾清羞得不敢看他,把脸埋在他肩上,听见他的胸口发出闷闷的沉笑。

  第二天,倾清同学又没爬起来。

  她揪着床单上的小恐龙,觉得自己两千米要垫底了!

  林焰从后面将她搂住,低低笑了一声,亲亲后颈:“不跑了。”

  两人拥着又睡了。

  醒来的时候楼下老太太已经搓了不知道几圈,心情很好的样子。林焰看了看表,又回到被子里,将空调打高一些,默默看着女孩疲倦地沉睡。

  牌桌上,有人问老太太:“啊你家阿焰呢?怎么没下来?今天不是休息吗?”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9-2619:52:43~2021-09-2720:00: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木木小朋友10瓶;不要太纯情9瓶;fum耶、l5瓶;向南以冬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