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30章 第 3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章 第 30 章

  余倾清好不容易扒完一碗粥后才发现,林焰只是从一个大盆里给她盛了一小碗,剩下还有很多要解决。

  她清清爽爽一把吹干的头发披在肩上,看他坐下来,大口喝粥,把两只硕大的蟹鳌掰下来,把蟹壳清理得干干净净的,递给她,看着她笑:“再陪我吃一点儿。”

  满满的蟹肉一口塞满嘴巴是再幸福不过的事了。

  西瓜中间那一块、螃蟹身上肉最多的那一块,在他们俩这里,都是归她的。

  余倾清低下头,吸了下鼻子,忍住了。

  倒叫林焰停下来,深深看着她,手牵住她捏了捏,像在安抚,无声地在说:“我知道我们倾清受委屈了。”

  “我想跟你一人一个。”她还给他一只蟹鳌。

  像是小时候身边最好的小伙伴,有什么好吃的都要分一半。

  余倾清小时候没有那样的小伙伴。

  现在有了。

  林焰的手很轻地蹭了蹭她的脸,接下去喝粥也一直在看她,看她很秀气地抱着蟹鳌咬一口,腮帮子鼓鼓的,再咬一口,眼眶红红的,却对他笑。

  “我们待会去哪?”女孩在桌下荡了荡脚丫。

  他等她把最后一口吃掉,收拾外卖盒:“去看海。”

  早就想带她去了,不想再拖下去。

  于是参加完余天佑的婚礼,余倾清喝醉又睡醒的这一天,林焰牵着她的手下楼,到一楼门口的时候探头,跟里头演哑剧似的老太太交代:“阿嬷,我和倾清出去玩。”

  很乖,头发翘起来,是一只骄傲的小狮子。

  老太太眯着眼朝门口被牵住手的女孩笑:“啊粥吃了没有?出去玩不能饿肚子。”

  没有问她为什么这么多天不回来。

  女孩也很乖,嗓门很大跟奶奶说话:“吃了,吃饱了,回来给大家带夜宵。”

  林焰转头看了她一眼,笑了。

  她莫名,不知他为何笑。

  他朝她亮了亮手机上的订单,他定了两个房间,今晚不会回来。

  老太太不叫她操心,挥挥手:“我们等等要出去吃,你胡爷爷说请客吃夜宵,你们好好玩,不要担心我们这些老家伙。”

  两个小孩拉在一起的手在门边晃了一下消失了,老太太笑得很开心,往供桌上看了看,看着儿子媳妇的照片。

  胡爷爷说:“哎呀,好啦,不要哭哦,阿焰受伤都没见你哭。”

  老太太立马来了精神:“乱讲话!我才没哭!我马上要糊了!”

  从温陵市区到崇文古城一天24小时都能订到车,很多司机也愿意跑这一趟,来回时间短赚的多。

  现在谈恋爱的小年轻和旅游的游客那么多,没有比这钱更好赚的了。

  余倾清看林焰放着摩托车不骑乖乖叫车就笑了,站在满地紫色的花海里,忽然抬起手,把他的头发揉的更乱一点。

  他居然是低下头让她揉,有些无奈地说:“其实想骑车带你去,我的车走高速才好玩,很快,你肯定喜欢。”

  “等你眼睛好了,我们再去一次。”她轻轻地说。

  跟前的男人嗯了声,牵着她的手坐进车里。

  他们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余倾清看着窗外的街景,人忽然动了动,挨着林焰,把头靠在了他肩膀上。

  林焰低头看着,从他的高度可以看见女孩尖翘的鼻尖,她的眼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睛,但能发现她唇角勾起来,能感觉到她的手指紧了紧与她交握的他的手指。

  然后,两人的手机都在响。

  谁都没有松开交握的手,而是分别用另外一只手刷开手机,看见余天佑发来的照片。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进了一个叫做“我全家都是警察”的群里。

  余天佑发了一张婚礼上的照片,是最尾声的时候,余倾清抢到了捧花,林焰伸手把她扶到台下。

  他们看起来像是另外一对在今天举行婚礼的新人。

  蓝色的背景里,余倾清一身紫色礼服,握着她的捧花,而林焰紧紧束着领带,他们在看彼此。

  而真正的新郎新娘则成为了这张照片里的背景。

  余天佑如今真是大人了,敢跟他阿记说:【收图收图,摄影费结一下,好了,我的使命到此为止,我要开始洞房花烛夜了。】

  余倾清和林焰同时放下手机,脑袋各自扭开。

  车窗外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景色,洞房花烛夜这五个字刻在余倾清脑子里,挥都挥不掉。

  林焰再次拿起手机瞧了瞧,把照片保存到相册里,又往网盘备份了一遍。

  夜晚的崇文古城褪去了白天的炙热,因为远离市区,竟然能看见漫天的星星,海浪拍打着长长的海堤,许多人都在上面散步,爬上灯塔,仰望星星。

  可以很放松,可以不在意世俗的目光,可以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

  这个原本闭塞的小渔村,在浮华的世间存在着,像是人间仙境的一隅。

  因为旅游业的开发,路边开起了民宿和便利店,更有会做生意的盘了租赁摩托车的店铺,兼着卖点小姑娘会喜欢的东西。

  海岸线很长,每一处的风景都不一样,余倾清在摩托车店前不走,晃了晃林焰的手:“我载你吧。”

  微黄的路灯下,男人挑了挑眉。

  女孩笑起来:“我会骑摩托车。”

  于是林焰转身去租了一辆踏板车,交押金的时候旁边拿了一把仙女棒。

  纯白的车身,两个安全帽都是白色的,甚至还贴了反光条。

  年轻的老板咬着烟很得意:“啊我们都很注意的!这样很安全的!整个古城我们这家店的车最新!你们放心好了!”

  林焰蹲下来,拍了一张贴满反光条的小摩托,还有车上戴着安全帽摆出一张很酷的脸的女孩。

  然后收起手机,站在车旁,有点为难。

  余倾清跟他讲道理:“你还不能碰车。”

  “恩。”

  于是手在后颈抓了一把,长腿跨上了这辆白色的玩具车。

  对于林焰来说,这真的就像玩具车,他脚能直接落在地上当脚撑。

  规规矩矩的男孩子,手规规矩矩落在女孩肩上,就像她曾经坐在他身后那样。

  掌下,是窄而瘦的肩膀,女孩子的骨架比他想象的还要小,于是手劲很轻,怕她不舒服。

  余倾清脚一抬,油门慢慢加,车轮往前滚。

  她忽然笑了,像是在求助:“林焰!”

  他微微倾身。

  “林焰,你教我,其实我骑得不太好!”她的笑一串飘开,声音很软。

  男人的胳膊往前,把住了车头,忍不住也笑了:“余倾清同学,哄我上车的时候你可是一副老司机的架势。”

  “对不起,我真的很想试试看。”女孩笑不停。

  他握着她的手加了点油门,控制住平衡,低语:“说什么对不起……”

  想了想:“不过以后没我在你别骑车。”

  他近乎半拥着她,听她嗯了声。

  忽然,又说:“糟糕!我这样算不算酒驾??!!”

  她喝了酒还没过24小时。

  林焰一时也愣了。

  两个交警,骑在充电的踏板小白玩具车上,一下子都没说话。

  是女孩先一条条捋顺:“我现在没有握着方向盘,我只是坐在前面。”

  说着,她从他的手掌心里把手收回来。

  “林焰没喝酒。”她说。

  “我只是他的眼睛。”她说。

  她看着前方的大海,兀自说话的样子,叫人忍不住。林焰低头避开安全帽,在她的眉尾亲了一下。

  一直叽叽喳喳的警花就安静了。

  林焰很喜欢她最后一句。

  换成他握住了油门,小时候开窍晚,单车杠上没能载过女孩,现在三十了,好像也不晚,他好歹是把女孩拢在了胸口,带着她前行。

  “看好路。”他低低叮嘱。

  余倾清瞪大了眼,风很大,但她不冷,反而后背因为一直贴着他的胸膛而滚烫。

  “有人。”她说。

  这是条沿着海岸线展开的小路,蜿蜒着,看不见尽头。有一对情侣忽然停在了路边,紧紧拥抱彼此,虽然天很暗,路灯很暗,但余倾清还是看清了,那个女孩在男朋友怀里踮起脚,迎接他凶猛的热吻。

  林焰的车从两人身边经过,他甚至听见了唇齿交缠的那种声音。

  他默默加速,海风吹散了一切。

  这一路,注定不平静。

  再前方,有个男生蹲下来,把累的走不动的女生背在了背上,女孩侧过脸亲了亲他,男生撒腿狂奔,女孩尖声笑着。

  相比之下,玩具车上的两人则变得很安静。

  如果要形容,应该就是尖子班里偷偷谈恋爱的模范生,一本正经的。

  终于,他们把车停在路边,下了沙滩。

  余倾清脱掉了鞋,林焰弯腰捡起,和他的鞋一起放在踏板上,她的鞋叠在他的鞋上。

  崇文的沙滩非常细,是那种一脚踩下去能往下陷,沙粒争先恐后钻进脚趾缝里的流沙感,傍晚刚涨过潮,沙面上有很多人们赶海留下的小坑,时常能踩到空了的贝壳。

  林焰圈住了余倾清的手腕,带着她一脚一脚走到最深处,脚背上被干净的海水淹没,它们冲刷上岸,又很快褪去,这一次刚到脚背,下一次变得汹涌了些,能淹住你的脚踝。

  伴随着海浪,是不远处孩童们的嬉笑。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他问。

  余倾清摇了摇头。

  她高中时转学,在那之前,余老三并没有心情好到带她来海边。

  但她听说过,这里八九月会有蓝眼泪。

  蓝眼泪是一种微生物,随着波浪击打出一道道蓝色冷光,在夜晚的海面上极美,却不容易见。

  “昨天这里有蓝眼泪。”林焰说。

  所以今天一定要带她过来看看。

  “我也没看过。”他说,“如果运气好,今天说不定能看到。”

  余倾清扯了扯他的衣角:“如果看到了,我们答应对方一个愿望,好不好?”

  林焰玩味问了句:“很过分也可以?”

  “可以。”

  “你看起来提不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他太知道她了。

  女孩把吹乱的长发挽到耳后,抿嘴笑了一下:“你可以提。”

  他笑着嗯了声,把仙女棒拿出来,刚才顺手拿的打火机是坏的,于是走了几步,跟旁边的大哥借一下。那个大哥买了个两百多发的烟花,点完把打火机递给林焰。

  几秒后,烟花嗖嗖嗖窜上天,在黑幕中炸开朵朵璀璨的花朵,林焰刚点好余倾清手里的仙女棒就看到那个大哥跪了下来。

  他和余倾清对视一秒,忽然很有默契地把手里的仙女棒全都朝着几步外那对男女挥舞,不断画桃心,做人家很漂亮的背景墙。

  那个大哥为女友戴上了戒指,他们拥抱,激烈地亲吻,旁若无人地把彼此揉进怀中。

  仙女棒烧完了。

  这边两人仓促收回目光。

  讪讪看着彼此。

  忽而,林焰弯腰对上余倾清的眼睛,女孩被锁在那带笑且有些调皮的眼里。

  “倾清。”林焰喉结上下滚了滚,声音压得很低,问她,“我想亲你一下,是不是有点过分?”

  “恩。”

  他被她这声恩弄懵了,到底是过分还是不过分?

  女孩的头低着,偷偷在笑。他却很认真,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深情吻了吻她的唇角,而后磨到了嘴唇正中央,亲昵地碾了碾。

  太软了,他的嘴唇。

  余倾清抓住了林焰腰侧空荡的衣料。

  林焰扬手扣住了她的后腰,把人往怀里压,一丝不隔,就这么将她抱了个满怀。

  他今天一直很克制,虽然心里很渴望。

  怀中的女孩突然踮起脚,往他唇上蹿了蹿。

  这就像摁开了某个开关。

  他用力吮了一下她的下唇,抵了进去。

  余倾清发颤地呼吸,正好纵容了他的举动。他的鼻息很烫,小心翼翼地卷住了女孩的舌尖。感觉她在他怀里发抖,满心的感慨充盈着鼓动的胸腔,大胆再进去一些,将自己的感觉全都反馈给她。

  余倾清感觉到了,林焰忍耐而克制的感情。

  她渐渐放松下来,让他带着她。

  这个吻不知道有多久。

  他总是时不时出来,磨蹭女孩嫣红的唇瓣,下一秒再进去。舌尖烫而灵活,渐渐地,分不清谁比谁更烫,两颗火热的心终于靠在一起。

  一直到有人惊呼:“蓝眼泪!!!”

  他们齐齐分开,林焰面朝大海,已经看到了。余倾清飞快回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冲刷细沙的海浪上像是镶着蓝色的灯带,一涌一涌,褪去蓝色渐暗,涌起又十分明亮。是那么好看神奇。

  作者有话要说:方言不是很多,但是本地年纪大一些的人说话有种腔调,大家可以代入台湾腔,是不是比较熟悉了?

  本来是明天双更的,但我上来一看,原来写错了,so今天双,明天单~怕有孩纸在等~

  ps,我一直觉得惠安崇武古城的海比厦门漂亮,人少,没垃圾,大家如果来玩可以去走走~然后可以高铁到宁德看军舰,很酷

  emmm最近形势紧张,你们明年来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