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20章 第 2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第 20 章

  林焰沉默着,拧好最后一枚螺丝。

  余倾清一直没松手。

  “倾清。”他一说话,灯就亮了。

  余倾清也松开了手。

  林焰直接从梯子上往下跳,人稳稳立住,靠在梯子上,看着她,一直看着她,灯又灭了。

  “我虽然很想……”他的声音太小太小,所以感应灯没亮。

  余倾清感觉他牵住了她的手腕,她站在台阶上,比他高了一点,他是仰着头跟她说话的,有点无奈的样子:“但是好像不太好。”

  他笑了:“刚说完自己是个靠谱小伙,人设不能倒啊。”

  灯亮了。

  照着他的笑脸。余倾清低头看他牵着她的手。

  “我过几天出差,你就搬回来,要去好久,空着也是空着,你……不要去坏奶奶牌运。”

  林焰挑了挑眉,他的两边眉毛可以独立行动,样子带了点调皮,似乎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余倾清从台阶上下来,扯了下他的警服:“我难得心软。”

  “出差多久?”林焰问。

  “一个多月,省里巡回视察,这次派我去。”余倾清笑了,“你好好看家,帮我打扫卫生,抵你房租。”

  林焰却不笑,缓缓叹了口气:“这么久……”

  “恩。”

  隔几年就有这么一次,每个市抽调一个人,三人一小组,每组负责五个城市,完全随机,不存在徇私,考察城市交通安全和规范,最后汇总向总部汇报。

  挺累的,需要天天站路面了解情况,现在这个季节,没几天就要退层皮。

  林焰他们部门是不需要派人的,但他以前听说过,这活不光累,也容易得罪人。余倾清初来乍到……

  “汤圆怎么没去?”林焰收起梯子。

  余倾清笑了:“要写报告啊,她不肯去。”

  林焰无奈摇摇头。

  确实,这种机会瞿队可不得把手里的宝贝亮出去好好震一震么……

  “几号走?”林焰这两天忙着铁骑队的事,都没听到风声。

  “13号。”

  “有车接?”

  “我自己先到龙平和大家汇合。”

  “第一站?”

  “恩。”

  “车票买好告诉我时间,送你去车站。”

  “林焰。”余倾清拉住他,“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搬上来?”

  她好给他留钥匙。

  坦坦荡荡的男孩子认认真真看着她,认认真真思考,认认真真嗯了声:“会帮你看好家。”

  “我养了太阳花,帮我浇水。”她浅浅一笑。

  “好。”

  他转身要下去,蓦地停下来,说了句:“一个多月太长了,会想你。”

  昏暗中,女孩低着头,没出声。

  隔天早晨,林焰咬着根油条在阿嬷家门口往上瞧,听见开门声,他从桌上多拿了一根油条和一杯豆浆。

  老太太看在眼里,喜欢逗小孙子:“是我要吃的,你怎么全拿走了?”

  林焰回头,朝阿嬷无奈地笑,指指桌上一碗热腾腾的面线糊:“您不是要吃这个?”

  “我改主意了,老小孩老小孩,你没听说过哦?”

  余倾清听见了,凑头看了看,向老太太道早安。

  见到她老人家立马变了态度,抢先把林焰要说的话说了:“倾清啊,我给你留了早餐,你带着路上吃吧!”

  林焰:“……”

  余倾清这才笑着瞧他,听他嗯了声:“阿嬷给你的。”

  姑娘道声谢,跟着他往外走,林焰今天骑车,人跨上去,单脚踩地,等着姑娘上他车。他的包挂在胸前,一只白又细的手伸过来:“我帮你拿包吧。”

  “没事,这样就行。”他不在意。

  谁知身后的姑娘却坚持:“我帮你拿。”

  他回头看她一眼,笑了,把包递过去。

  余倾清将他的包背在身前,两手搭住了他的肩膀。

  一毛三的肩章,和她一样。

  林焰到单位把包翻出来一看,里头多了个棕色的小熊玩偶,小熊肚子里有一把钥匙。

  郭浩拍他一下:“捡到钱了笑得这么银荡?”

  他不搭理郭浩,也不让他瞧,小心地把钥匙塞回小熊肚子里,拍小宝宝一样拍一拍,轻轻放好。

  转眼就到了12号,余倾清下班前收到消息:【出门的饺子回家的面,晚上带你去吃饺子,门口等我。】

  她回了个常用的点头小兔。

  他之前顺手收藏了,把同样的点头小兔发过去,于是对话框里,两只可爱的小兔子一起点头。

  余倾清捧着手机笑起来,唐媛媛愁眉苦脸:“有人在谈甜甜的恋爱本宝宝却要苦逼值班!!!宝宝也想有林焰那样的男盆友qaq”

  “林焰哪样?”她扭头问圆脸女孩。

  唐媛媛数给她听:“帅既一切,最可怕的是他还不是只懂叫你喝热水的直男,体贴又温柔,运动也好,几乎没有缺点!”

  “你以前不是这样说的。”余倾清捂嘴笑。

  “朋友。”唐媛媛拍拍这人,“黑历史就让它过去行不?我眼瞎,行不?”

  余倾清说:“跟你开玩笑的。”

  她静了片刻。

  在想唐媛媛的话。

  想着想着,心里像拂过一阵风,轻轻刮开心口的门。

  一下班,余倾清提上包第一个乘电梯下楼。

  张姐朝唐媛媛打听:“倾清美人是不是谈恋爱了???”

  圆脸小妹非常做作地捂着嘴:“我不知道,不要问我,问就是有!”

  张姐咯咯笑起来:“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臭小子。”

  汤圆憋得非常辛苦才没把“你亲弟弟林焰”这六个字说出来。

  余倾清站在传达室外面、单位的匝道旁,收到林焰的消息:【要晚一点,先别下来。】

  余倾清没告诉他已经出来了,回了个:【恩。】

  她知道林焰最近跟邱明在弄车队的事,有很多要准备的。市里很重视这块,温陵近年来被隔壁夏城带动起来,逐渐朝着旅游城市发展,温陵靠海,拥有吞吐量巨大的港口,本身不缺支柱型产业,但锦上添花有谁不爱。

  现在各种社交软件发达,任何一丁点的瑕疵都会被无限放大,而交警的工作是在路面第一线,作为普通公民,你可能很少见到刑侦警察,但你一定每天都能见上一次穿绿色反光背心的交警。他们的工作不像刑侦那样惊心动魄威武勇敢,但一个城市离了他们基本得瘫,他们就是路上的一颗钉,哪里需要往哪钉。

  林焰是铁骑队的队长,局里下了血本给配足了装备,以后铁骑队站出去就是温陵交警的门面,往大了说,也是这个城市的门面,再往大了说,温陵就是一块试验田,如果效果好,以后全省就要照着这个模板在每个三线以上城市组建铁骑队。

  所以林焰肩上的压力不小。

  夏日的晚霞总是无比迷人,天际泛出一道红紫,从远处而来,越来越清晰,颜色越来越深,渐渐拉开一道金色,余倾清静静看着云卷云舒,忽听一把老而燥的嗓音笑了一下:“总算等到你了,我的好女儿。”

  余倾清脸上的宁静消失不见。

  余老三不知蹲在路口多久,现在站起来,弹了弹烟,朝她伸手:“没钱了,先给一千。”

  “没有。”余倾清淡淡到,眉眼间全是凉薄。

  这俩人瞧着根本不是父女,而是仇家。

  余倾清没想到他真的敢来。

  进出的同事见她站在门口,都好奇的多看两眼。

  “拿来,少跟我装穷。”余老三是个赖皮脸,“不然我就告你虐待父母,余招娣,记住,以后每个月往家里交赡养费,老子养你到18岁,供你上学吃穿,这是你欠老子的。”

  “没有。”

  “趁我好说话你识相点,明天就跟我们去售楼部把合同签了,不然……”

  果然是这件事。

  余倾清一点都不意外。

  “你让余天佑自己来跟我说,除了他,谁说都没用。”

  余老三眼角抽搐,家里那个孬儿子根本不可能来。

  啪!

  她话音刚落,余老三的巴掌像铁板似的刮在她脸上,半张脸顿时烧起来。

  很用力,所以声音极响,他宛如洗清了那天余倾清对他的羞辱,得意极了:“我看你敢不敢还手,跟我斗,你还不够格!”

  余倾清的眼中沁满了毒,却没动。

  因为纵酒衰败得不忍直视中年男人咧嘴笑,露出满嘴黑牙,扫了眼余倾清身上的警服,指了指门口的摄像头,再指指自己脑袋上的一条疤:“来来来,你试试,你以前不是很能么?来啊!”

  女孩死死握住了拳头。

  她不能动手,她不能穿着警服打人,她不能给警队抹黑,余老三算准了她。

  传达室的大叔最先发现不对劲,一眼看见刚才还笑着说再见的小姑娘半边脸肿的老高,赶紧跑出来阻拦:“哎哎哎你谁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我是她老子!这是我们家务事!”余老三叫嚣着,拎着余倾清胸口的衣服,“跟我走!”

  余倾清沉默地甩开了他的手。

  余老三飞快地抬起手,快到传达室大叔根本来不及挡,那个巴掌眼看又要落在女孩脸上,余倾清没有闭眼,她看着地上的瓷砖,等待着——

  有谁,拉住了那只扬起的巴掌。

  那个人,挡住了金色的夕阳,也挡住了四周路人及同事的打探。

  余倾清看见笔直的长裤,看见腰带束着蓝色制服,看见他背着光,面沉如水。

  “你再动她一下试试。”

  林焰搡开了余老三,底气十足:“撒野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殴打警察等着坐牢吧你!”

  余倾清再怎么挨打也没关系,却在这一秒偷偷心酸。

  林焰拉住了她的手,低头看清她的脸。

  “别怕。”他对她说。

  余倾清突然想起他曾经说的:“威猛的勇士会保护好楼上的公主。”

  “哟,看看这是谁!”余老三阴阳怪气,“小少爷是你啊!”

  他的眼珠子滴溜溜在两人身上打转,一样的蓝色警服,一样的肩章,最后停在他们交握的手上。

  “你们俩谈朋友啊?”余老三笑得更加喜庆,“没想到你俩还有这样的缘分,这样,我们家很好说话的,两百万,我就把余招娣嫁给你。”

  “我明天跟你去,明天一早。”余倾清皱着眉头拨开了林焰,飞快地说,“我跟他没有关系,你再闹,大不了谁都别想好过。”

  林焰脸沉得能下刀子,伸手再次牵住她。

  余老三得到了他想要的,愉快地点点头:“行,那就这样,小林啊,一码归一码,以后这个聘礼两百万可是一分都不能少哦!我先走,有空家里喝茶。”

  听到消息赶下来的张姐和唐媛媛赶走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传达室大叔也知趣地离开,林焰立在余倾清跟前,她低着头,他只能至下而上去看她,她的眼熬红了,面上却不显丝毫悲伤,可再也不见她那些小心的快乐和安宁,这个女孩眼里的光碎了。

  “倾清。”他的声音很轻,怕把她吓跑。

  “林焰。”余倾清仰起头,没错过他的担心,心一颤,“对不起。”

  林焰摇了摇头。

  “我们都再想想吧。”她后退的一步,说完这句话,鼻子因为太酸涩而抽了抽,后面的话停下来,缓了两秒。

  她调整的太快了,让林焰来不及喊停——

  “我以为我自己能解决,但是你看到了,好像不怎么管用。林焰……”

  她发颤地吸了口气:“对不起。”

  “我带你回家。”林焰咬着牙,不想继续站在单位门口,他不怕被人看,可他心疼明明没有错却一直在对他道歉的女孩。

  她有什么错呢?

  有这样的父母不是她的错,而是她的不幸。

  余倾清摇了摇头,躲开他,抬手拦了辆车。

  上车前,她转头看他,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以前是,现在是。

  她低下头,跨上车,眼泪掉下来。

  不会哭的小孩,哭也是没有声音的,余倾清回头看,林焰仍旧立在那里。

  她感觉自己最喜欢的玩具好像要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火:玩,玩具……我??

  倾清:恩恩,可以抱着睡的大玩偶,我一直想要一个。

  小火红着脸:好,好吧,我努力健身。

  糖混刀,我顶锅盖跑!

  大家多多留言啊!!昨天小怪兽没吃饱qaq

  今天早点更~存点稿子,宝宝明天麦粒肿手术qaq怕怕qaq

  感谢在2021-09-0817:37:30~2021-09-0910:37: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王木木小朋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ittle-瑩-twinkle12瓶;粉红小猪10瓶;平凡的幸福2瓶;向南以冬、可人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