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 14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14章 第 1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章 第 14 章

  第二天,林焰出去的时候人在郭浩桌边停住,问:“下班有空吗?”

  “干嘛?打球啊?”

  林焰:“健身房练练。”

  郭浩:“?”

  郭浩以为林焰说的练练是练练肌肉,做做无氧运动,撸撸铁。可林焰在空无一人的健身房里扔给他一双拳击手套。

  要论打架,郭浩自认是打不过林焰的。

  也没道理打他埃

  “我现在很认真的跟你说个事。”林焰身上一件黑色速干衣,脸上的神情认真的让郭浩害怕。

  “不用这么认真吧?”郭浩笑着把拳击手套扔给他。

  “我喜欢余倾清。”林焰说,“想和你公平竞争。”

  郭浩笑不出来了。

  林焰把拳击手套再扔给他,单手脱了身上的衣服,甩在地上:“郭浩,这事是我不地道,你要是不痛快就揍我一顿,然后咱们各自凭本事,无论结果怎么样,你都是我兄弟。”

  林焰赤膊的胸膛起起伏伏,他身上比脸还白,小腹上垒成块的麻将牌十分明显。这话他想清楚才说的,胸口一块地方微微发烫。他活的没有郭浩明白,别人评估着他的条件,他自己也没逃开这一关,他在喜欢之前先把自己评分了,他觉得分不够,所以他放弃了。

  他其实看懂了余倾清那天的眼神,她在等他,她想让他送她回家。

  他觉得自己好丢人,他不应该那么做。

  “阿焰……”郭浩挠挠头,把手套扔了,“嗨,没好意思告诉你,哥们被发好人卡了……”

  林焰一愣。

  郭浩看看他:“你用不着这样,余倾清压根不喜欢我,我打你干嘛?不过……你怎么喜欢她了?这么突然?”

  林焰抿了抿嘴唇:“不是突然,我很喜欢她。”

  郭浩没见过林焰这样,很新鲜,直直看了好久,然后叹口气,两腿一摊,坐在地上:“余倾清有喜欢的人了。”

  林焰默默握住了拳。

  郭浩说:“你要是问出来是谁告诉哥们一声,我就想看看比我好在哪。”

  林焰也坐在了地上,人往后一倒,看着天花板。

  好在哪?

  郭浩家这样的条件那姑娘都没看上,她喜欢的人好在哪?

  “阿焰。”郭浩拍拍他,“不是哥们打击你,我觉得你挺悬的,你自己可想好,警队谁不知道倾清不愿意搭理你?”

  林焰看着郭浩,笑了,低低嗯了声。

  郭浩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后颈,两人对看着嗤嗤笑起来。

  郭浩说:“这事在我这过去了。”

  林焰:“恩。”

  “哎。”郭浩用脚踢踢林焰,“要不……过两天你们都到我家来吃饭吧?”

  林焰坐起来,看着他。

  郭浩笑着:“吃完饭打两把。”

  “还有谁?”

  “就我们四个啊1

  挑了个周末,林焰一早就到了,其实他做饭也不怎么样,和郭浩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点外卖。

  唐媛媛带着余倾清来的时候一愣,进厨房小声问郭浩:“你没说还有林焰碍…”

  “废话,我说了倾清还会来?”

  “你现在什么情况啊??”

  郭浩:“没有啊,就一起打游戏嘛!大家都是好哥们嘛1

  唐媛媛:“噢。”

  郭浩:“我们俩打余倾清很无聊的,我让林焰来陪陪她。”

  唐媛媛:“你还怪体贴的,真放下啦?”

  “嗯啊,她不喜欢我还能怎么办?难道我以后就不能喜欢别人了?”郭浩小声嘀咕了句,“幸好她不喜欢我,不然我和阿焰得拆伙……”

  唐媛媛捂住嘴巴:“你知道了??!1

  “知道啊,阿焰跟我坦白了。”郭浩说,“我觉得他俩有误会,让林焰趁机好好说清楚。”

  唐媛媛翻了个大白眼:“朋友,他们俩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为什么?”

  “算了,我不跟你说。”唐媛媛出去以后拉着余倾清,“都这样了,你不会走吧?”

  余倾清点了点头:“我一会儿吃完就回家。”

  刚来就走不太礼貌,也太刻意。

  郭浩的家正如他的卡宴一样,很豪华,他一个人住,五个房间,有专门的游戏房和健身房,家里厨房新的跟样板间一样。

  余倾清看到了外卖盒子,林焰正把食物倒出来,用盘子装好。

  饮料是他另外单点的,奶茶,杨枝甘露。

  奶茶他放进了冰箱里,杨枝甘露则没有,孤零零立在茶几上,一下子就褪冰了,他忙完出来摸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才拿给她。余倾清正在和人发微信,朝打游戏的郭浩那里招呼一声,说下楼一趟。

  林焰立马跟在后面:“我正好买点……”

  余倾清却叫住了他,是命令:“你过一下再下来。”

  林焰没再往前走。

  唐媛媛贴着郭浩说了几句悄悄话,郭浩一声我靠,趴到窗户上探头往,还叫:“阿焰!快过来!!1

  林焰过去一看,有个认识的人等在楼下。

  余倾清递过去什么东西,两人说了什么,她笑了一下。

  “你等着1郭浩到处找手机,一个电话打过去——

  “常宇明!跟我们倾清说什么呢!你小子不要太过分!我们要内部解决的1

  林焰微微蹙起眉,看见余倾清和那个特警一起抬头看上来。

  常宇明站在车旁,本来心情就不爽,也没跟郭浩客气:“你说内部就内部啊?有种你下来,你打不过我。”

  郭浩:“有种你上来!林焰能打过你就行1

  余倾清只是下来还手套,再把话说清楚而已,最后变成常宇明带着她一块上去了。

  更神奇的是——

  最后这顿饭,五个人一起吃的。

  气氛那叫一个紧绷。

  余倾清想走。

  唐媛媛抱着她的包不肯:“怕什么!看看热闹再走嘛!郭浩不会和特警哥哥打架的!他都不喜欢你了1

  圆圆的脸上挂着坏坏的笑:“怎么,倾清你怕林焰误会啊?”

  余倾清摇摇头:“没有。”

  到底是没有走,坐在汤圆身边,其他三个男生挨着坐。

  余倾清没碰那杯杨枝甘露,端着一杯郭浩倒的茶水。

  郭浩追过余倾清这件事常宇明在对瞿队毛遂自荐时就知道的,但也没怕,你爸是总裁我爸是拆二代,我们家没有投资风险,安安稳稳,坐地生财。

  你有五室大平层我也有,你有卡宴我也有。

  你是交警我是特警,我结婚就能回家祝

  你小子,挡我路,杀无赦!

  余倾清和唐媛媛就看着郭浩和常宇明喝可乐,大罐装那种,一杯碰一杯,喝了三瓶,喝不动了,郭浩一拍桌子:“换酒1

  林焰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伸手把杯子拿走了。

  他电话里跟邱明打报告:“我今天要喝酒。”

  邱明第一次遇上这小子这样,当初分手都没见他借酒消愁,问他:“跟谁啊?”

  “特警常宇明。”

  常宇明一看换人了,一下就明白了。

  郭浩一脸阿焰你干死他的嚣张表情。

  常宇明笑了,和林焰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

  他们喝白酒,就图醉的快,省时间。

  常宇明喝完就过去到余倾清身边坐下,笑着小声问:“我想的没错吧?”

  余倾清说:“不是。”

  “哦。”常宇明说,“那大老爷们喝酒挺无聊的,要不你俩先走?”

  余倾清没动。

  “不放心啊?”常宇明故意挨得近,说完朝林焰看了一下。

  余倾清也看过去,看他捏着酒杯,自己又喝了一杯。

  林焰走过来,拍拍唐媛媛,小姑娘机灵得很,立马腾出位置,他稳稳坐下。

  于是情况就变得有点棘手,余倾清被他们俩夹在了中间。

  桌子对面,郭浩和唐媛媛一模一样的姿势捧着脸看着这三人,发出感慨:“突然觉得倾清发我好人卡很是体贴呢,我可不要跟阿焰成为情敌,阿焰生气起来好可怕,你有没有觉得?”

  唐媛媛:“有。”

  以前和林焰不熟,唐媛媛没注意到,现在她终于知道林焰不高兴是什么样子了。不笑,不说话,看着你的时候让你心头蹦蹦跳,你逃不过他的双眼。

  唐媛媛突然意识到,她生日那天,林焰确实是不高兴的。

  所以他先走了。

  余倾清想先劝服其中一个,下意识的,她在桌下踢了踢林焰。

  林焰端着酒杯和常宇明碰了一下,另一手在桌下压住了她膝头。

  他的脸早红了,连着耳朵那一片都是红色的,郭浩家20年的酱香陈酿。

  余倾清实在没法子,问郭浩:“他酒量好不好?”

  郭浩笑得十分喜庆:“我没见过阿焰喝酒啦。”

  “常宇明。”余倾清一把将特警小哥哥拉了起来,“你跟我过来。”

  他们俩出去了。

  唐媛媛跟出去帮忙。

  林焰酒杯一放,人趴在桌上了。

  郭浩笑着把人扛到沙发上,哪里见过他这样。

  楼下,常宇明在等代驾,他没喝醉,看起来挺正常的,说:“余倾清,这酒我喝舒服了,以后有事你就打我电话,大家都是朋友。”

  唐媛媛大开眼界:“他们特警都这么潇洒吗?有点心动怎么回事?”

  余倾清着急上楼,心不在焉地说了声:“那我一会儿让郭浩给你俩介绍一下,他们熟。”

  小汤圆立马:“别!他……他介绍个屁,我才不稀罕1

  余倾清一进门就看见林焰被郭浩扔在沙发上,他热得脸上都是汗。余倾清蹲下来,他似乎嫌亮,用手背遮住了眼睛。

  “郭浩。”余倾清小声喊,“你把他扛房间里吧,这里躺着不舒服。”

  郭浩在那边已经和唐媛媛开局了,头都没抬:“啊?现在啊?我没空啊,要不你扶一下吧!阿焰自己能走1

  余倾清没办法,只能轻轻推推他,叫他名字:“林焰。”

  林焰听见了,嗯了声。

  样子很乖。

  她静静停了一下,才说:“我扶你进去好不好?”

  那边两个都不管他,只剩下她了。

  林焰的思维似乎慢了很多,一会儿后点点头,自己撑着沙发扶手站起来,步子踏出去摇摇晃晃的,余倾清赶紧扶住他胳膊,他身上好烫,像是要烧起来,她原本冰凉的手不知为何也跟着热起来。

  林焰沾到床就躺下去了,余倾清找了个干净的脸盆接水,用打湿的毛巾给他擦了擦手心,他似乎觉得舒服,叹了口气。余倾清轻轻叫他一声:“林焰。”

  他没应。

  她攥着毛巾的手这才抬起来,小心翼翼地给他擦脸,一个男孩子,鼻子上一点毛孔都没有,也不长痘,睫毛还很长。

  她第一次那么近地看他。

  外面,郭浩哇哇抱怨唐媛媛拖他后腿,唐媛媛一张嘴巴也不饶人,说他人菜瘾大。余倾清把门关了一半,人抱膝坐在床边的地板上,什么也没想,就这样发着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焰睁开眼,似乎比刚才清醒,说出来的话却又不清醒——

  “快跑,你打不过你爸。”

  他的眼中带着酒后的那种水泽,湿漉漉的,像小鹿的眼,薄薄的眼皮微微张开,双眼皮窄窄一条,在眼尾扩散开一道很温柔的弧线,他抬手轻轻摩挲床边女孩的额角,确切的说,是用大拇指触碰她的太阳穴,一把嗓子被烈酒烧哑,喃喃着,叫余倾清狠狠一震。

  她没敢想他会记得这件事。

  她当时流了好多血,额角也叫夫妻宫,奶奶说她这里留疤,这辈子姻缘都不会好。

  那天弟弟的小汽车坏了,余老三把她围在家里打,她气急了骂他是孬种。

  林焰的目光很深,他知道自己醉了,可又能清楚知道余倾清在看着他。他想起来了,除了这个,还有很多次,她挨打的样子。

  这句话,是他年少时看见这丫头和她老子对着干时唯一的想法。

  快跑吧……

  这么傻,非要嘴硬干嘛。

  那个年代,老师很难管家务事,单位管了,没用,到最后也懒得管了,只要没出人命就不算大事。

  他不敢去想她身上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多少这样的疤。

  他一次都没有……没有想过要帮她。

  “倾清。”林焰呢喃着,“你不要讨厌我。”

  余倾清鼻子酸酸的,一直忍,一直忍,忍到林焰扛不住睡过去,才敢告诉他:“不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