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_明月下西楼
优看小说网 > 明月下西楼 > 第12章 第 1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 第 12 章

  “认识的啊?”罗岚问。

  毫无疑问,林焰和余倾清都穿着制服呢。

  林焰没回答,他甚至没点喝的,手边一杯店家给的柠檬水,问罗岚:“找我有什么事?”

  今天大概是相亲的黄道吉日,邱明把他踹出来见人,说要是没什么就和好吧,我看小岚挺后悔的,女孩子拉下脸不容易。

  “阿焰,你最近过得好吗?”罗岚挽了一下头发。

  林焰点了点头。

  “上次跟你打电话你说没空,我想了想还是来这边等你……我没关系,多久都可以等你……”

  “我们不是一路人。”林焰看着她,几年过去,她没怎么变,永远精致的妆,好看的裙子,见人三分笑,让人很容易对她有好感。

  这句话,是以前分手时,罗岚对他说的。

  “没必要这样。”林焰笑了一下,“我挺忙的,先走。”

  “我想回来了1罗岚拉住了他的手,声音有点大,余倾清回头看了一眼。

  “为什么?”

  林焰看透了她,罗岚心里很清楚。所以,她不敢说一句假话。

  以前在乎的东西现在看起来都不重要了,钱,房,车,剧团的首席位置,年少轻狂以为还能遇到更好的,可这几年,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她慢慢知道,这世上,大概找不到比林焰更好的了。

  她很清楚,早已回不去了,可还是想试试看。

  所有的一切,都比不过豁达可靠的灵魂,他是那样珍贵。

  “那是你的选择。”林焰挣开了她的手,“以后也别给我打电话了,大家相识一场,不要太难看。”

  谈恋爱的时候,人人羡慕罗岚有个这么帅的男朋友,他一直特别好,罗岚试图给他打分,结果除了客观条件,这个男人是满分。

  现在,他依然是满分,因为他不会跟前女友藕断丝连。

  是她放弃了这样的林焰,罗岚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后悔。

  “阿焰你有女朋友了?”

  “和别人没关系。”

  罗岚张开手挡在他身前:“你有真心喜欢过我吗?”

  林焰笑了。

  “如果你问我这个问题,那就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走了。”

  邱明看林焰这么快回来就知道没戏,叹了口气,招招手。

  对于罗岚,邱明什么都没说,看起来像是彻底放弃了,拍拍肩膀:“其他的先放一放,过几天全省大比武你心里有点数,看看院子里的车,喜不喜欢?”

  林焰笑着点点头。

  “铁骑队的人选名单我送上去了,你争点气,拿个名次回来,回头让你当队长。”

  林焰很好说话:“能骑车就行1

  六万一部的车,每天上班多开心啊!

  邱明笑骂:“你小子就这点出息1

  顺嘴埋汰他:“我看也就你最合适,没家没口的,是个加班的好料子1

  林焰后脚跟磕了一下,敬礼:“保证完成任务1

  林焰出来以后,踢了下望着窗外发呆的郭浩:“刚才看到余倾清了。”

  郭浩:“……哦。”

  林焰睇了他一眼:“瞿队给她介绍了个特警队的,你……你要不要跟瞿队说一声?”

  郭浩挠挠头:“算了吧,我这八字没一撇呢,回头老瞿把我打出来。”

  “……”林焰问,“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郭浩伸了个懒腰,“昨天打游戏太晚了没睡够。”

  “走了,干活。”

  “来啦来啦!哎阿焰,你和前女友哈咖啡啊?什么情况?”

  “没情况。”

  “我就知道!!你这样,八成要当和尚1

  “……”

  第二天,各部门去参加大比武的名单定了,最近唐媛媛不怎么过来,所以林焰直到上车才知道原来她和余倾清也一块去。

  余倾清举牌子。

  两个女孩坐在最后面一排,郭浩推了林焰一下:“愣着干嘛?走啊1

  说着扬手:“倾清1

  余倾清也朝他招招手,目光在林焰脸上一闪而过。

  “走,过去坐1郭浩推着林焰走到最后面,两个男的坐在倒数第二排,郭浩包里翻出一堆零食塞到后面,“我就知道,举牌肯定是你。”

  “那是!不然还是你啊1

  “唐媛媛,你再不是刚来那个可爱的小汤圆了。”郭浩哼了声。

  唐媛媛:“才不要你觉得可爱!倾清,我可不可爱1

  “恩,可爱。”

  “看1

  三个人吵吵闹闹,唯独林焰没转头。

  郭浩拍拍他:“阿焰,这次比赛在你学校,你罩我们哦1

  “恩。”

  “你们食堂好不好吃?”

  “还行。”

  警官学校是林焰的母校,从温陵过去两个多小时就够了,这次全省参加的队伍有14只,包含了各个警种的尖子。温陵交警大队往年成绩都不错,今年也不能输。

  下车的时候,余倾清静静看了看学校的招牌。如果高中的时候没有转学去三山,她应该也会在这里念完大学。

  他们住在学校附近的酒店,晚上大家一块出去吃饭,这么多人穿制服有点太扎眼,所有人都穿了便服,余倾清下来的时候林焰突然发现她剪了头发。

  她穿便服的时候头发总是披下来,黑缎子一样。

  上次看到腰,这次看最少剪掉了男生两个拳头那么宽的一段。

  发尾很齐,不烫不染。

  全省大练兵大比武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拉开序幕,14只队伍,除了特警队实在找不出女生,其他13只队伍都是女生举牌。

  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的运动会,班主任会安排班里个子最高最显眼的女孩举起班牌,带领全班走向主席台。

  而队伍里的男生们也会偷偷打量别人班级举牌的女生,小声说着男孩间的悄悄话。

  长大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同。

  当余倾清一身裙装制服举着牌子走出去时,剩下13支队伍不太淡定。

  但领导在台上呢,谁都没动,都挺能装,但彼此心里都明白,是被惊艳到了的。

  余倾清干多了这种举牌子的事,驾轻就熟,带着队伍站到了指定位置。

  林焰站在她身后,是整支队伍的排头兵。他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跟前女孩的裙子,深蓝色的短裙,她套了一双丝袜,两条腿笔直笔直,脚踩一双黑色方跟皮鞋。

  今天的余倾清,又是那个打扮过很不一样的余倾清了。

  林焰早饭的时候听汤圆在说刷睫毛的事,现在侧面看过去,发现余倾清的睫毛确实比之前长且翘,他觉得女孩子这样的小魔术很有意思,目光再往上,是一顶女士警帽,她的头发又紧紧束在发网里。

  他能闻见她身上那种甜果的味道。

  领导站在台上发表讲话,20分钟后,宣布大比武正式开始。

  余倾清转头给了林焰一个眼神示意,他微微颔首,她举起牌子,他抬脚跟上,带领着队伍退常

  大家各自散开,按照流程表的时间参加自己的项目。唐媛媛作为指挥中心的代表,参加了计算机比赛。

  与时俱进,现在警队也不全靠武力了。

  警官学院三个食堂,中午,林焰带大家去了3食堂。

  汤圆依着余倾清笑:“因为你幸运数字是3吗?”

  “因为比较好吃。”林焰看过去,周围的人都在看两个女生,更多的目光停在余倾清身上。

  他拿着饭卡等在刷卡处,说好了,第一顿蹭他的,谁让这是他地盘。

  “吃什么?”林焰问走到跟前的余倾清,这一条窗口有砂锅有水煮还有小炒。

  余倾清点了一份砂锅瘦肉粥,林焰仰头看看价目表,也不知道她怎么选的,挑了个最便宜的。

  唐媛媛有样学样,跟着要了一份。

  他无奈地笑:“学郭浩啊,吃肉,别给我剩”

  唐媛媛笑眯眯看着余倾清,余倾清说:“天热,我就想吃这个。”

  买完饭,林焰上二楼一趟,在水果鲜切店买了两盒鲜切水果,放在了女生这边。

  然后凑到男生那边坐,被压住打:“哇靠怎么没我们的份!林焰你小子1

  唐媛媛凑到余倾清耳边:“发现你们俩更不对劲了朋友1

  余倾清吹着粥,以前爬过这个学校的论坛,据说3号食堂的砂锅粥最好吃,她馋了很多年。

  唐媛媛瘪瘪嘴:“那你就是喜欢特警小哥哥!1

  “你想我说什么?”

  “为什么剪头发?你居然舍得1

  “就是觉得太长也不怎么好看。”

  唐媛媛问:“那你跟林焰,你们俩就这样啦?”

  “恩。”

  也没什么不好。

  余倾清一锅粥没喝两口,往那边看了一眼,发现林焰那边的桌子不知什么时候全坐满了,而且一半都不是他们队的人。

  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余倾清吃完走的时候,让汤圆往那边送了一盒水果,她们俩吃一盒就够了。

  比武一共三天,第二天的时候,唐媛媛拿了个计算机第一名,喜讯报回家,她爸打了五万块钱过来:“我闺女辛苦了,买个包吧1

  唐媛媛笑着把手机举给余倾清看,他们俩一个屋,余倾清跟着笑了,也没什么羡慕不羡慕,人和人的命不一样,她很小就知道了。

  第二天六点,唐媛媛还在睡,她独自出来晨跑。

  电梯里,遇上了林焰。

  他一看也是出去跑步的,让开一半空间,道了声早。

  一个队的,都要跑步,跑步的路还是同一条,你不可能分开跑。

  林焰站在路边热身,看了看表,问:“跑一小时?来得及吃饭。”

  “行。”余倾清转了转脚腕。

  她先走,不太快,就是等他的意思,林焰两步追上,开始匀速,跑步呼吸很重要,没人说话。路边有个邮箱,绿色的,这年头都没人写信了,但它还是那样立在路边,干干净净的。

  两人跑到终点倒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穿校服的男生将一封信塞进了邮箱里。

  电光火石间,林焰突然想起余倾清曾经给他写过一封信。

  在她爸爸公派到外地那次,那次他们一家都迁了出去,所以她没在温陵高考。

  林焰的脚步停下来,看着仍旧在跑的女孩,她的辫子扎得很高,一甩一甩的。

  他想起了更多。

  她走的时候,哭了。

  那样挨打都没哭过,所以那天她上车前的眼泪他记了很久,只是时间长了,忘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

  余倾清回头看他,在原地小跑,脸上淡淡的:“扭到了?”

  “不,没有。”林焰低头笑了一下。

  再抬头时,清晨最初的阳光落在他的短发上,泛着金光。

  他墨黑的眼瞳也染上一层彩色的膜,显得愈加深邃,他就这样看着她,猜不到那封信里究竟写了什么。他随手放在课桌抽屉里,后来找不到了。

  就像他现在看不透她,他也看不透小时候的余倾清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会在要走之前给他写信。

  他们小时候并不熟,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次。

  她跟着家里来参加过他父母的葬礼,后来……

  林焰看着阳光下的余倾清,她的脸被染了一层金色的线,虽然头发长了,但脸其实并没有成熟多少,如果换一身校服,真的就是个高中生的模样。

  后来,他家的事成了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百谈不厌的经典话题,造船厂的单位小区里,就数余家两口子说的最带劲。

  他放学从余家门口经过,被王红艳拉住了书包:“林焰,想不想你爸妈啊?啧啧啧,死的太惨了,怎么就从路上翻下去了?你跟阿姨说说,你爸妈到底留下来多少钱?我可不信外面的话,烂船还有三斤钉呢。”

  有个假小子,从背后冲过来,冲开了他和王红艳。

  她在那个家里绝对不会主动招惹谁,平时话都不说,只有挨打逼急了才跳起来骂余老三,可那天,她撞开他,冲王红艳说了句:“嘴那么碎,人家的事要你管。”

  被王红艳揪住耳朵提起来。

  再然后,是男女混合双打,林焰趴在窗沿,看余倾清脸上一个红巴掌跑了出来。那个时间,家家户户都飘出饭香,她蹲在墙角,她弟弟偷偷过来塞了一个面包。

  “走吧,回去吃饭。”他跑到她身边,扬起一抹笑。

  保持运动习惯的男生笑起来带着太阳的味道,是那样的灿烂。

  “今天我有比赛,你和唐媛媛要是不忙就来看看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2k2.com。优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u2k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